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南山】风雨亭

来源:河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作家
鄱阳北有风雨山,山巅有亭翼然,名曰风雨亭。风雨凄迷,遥望,状若大翼的奋飞扶摇。春夏之季,电闪雷鸣,恍若鲲鹏振翅,其翼若银蛇之盘旋之光明,怒而飞,北冥乎南冥乎?铺天盖地,浑然一体。   旧时,山有雩亭。邑人史大壮《风雨山赋》云:“维山之巅,雩亭在焉。”所说是也。《礼记.月令》有云:“命有司为民祈祀山川百源,大雩帝,用盛乐。乃命百县雩祀百辟卿士有益于民者,以祈谷实。”雩,祭祀之礼,祀天,祀山川百源,祀有益于民的先圣先贤,以祈风不鸣条雨不破块的风调雨顺的人世安稳,所以山河岁月有风乎舞雩的世景风光。雩亭,不知何年何世所筑,人世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岁月悠悠,所以无可考,亦不必考。韩魏公曰:“凡物之成毁,亦自有数”。当成则在,哦,就在那里,呼风唤雨。传说方志敏曾用作炮台,想来祭祀亦可革命,革天命亦革世命革人之命。雩亭,亦不知何年倾圮,当毁则不在,犹是久久悠远的纪年般的隔空了,在如许悠久的空旷独有风雨寂寂萧疏而已。   成毁,毁成,风雨山巅又筑上了亭。风雨山上风雨亭,雩祈风雨,古意今意一也。山有旁门联,王松年老师所吟:“风雨几时来,曾经百世雩祈,何如今顺?宜告慰唐时州官、宋时太守;山川斯处秀,正可千般跻览,不辜负远处缥缈、近处葱茏。”古往今来,祈在联中,五日一风,十日一雨;亦在联外,远处缥缈,近处葱茏。   山水间,有亭兀立,有人兀立,或歌或舞或笑或凝思,若八大山人画,寥寥几笔,便成风物,孤洁高寒,俱是风雨。风雨有亭,独立高标,目尽无碍,正所谓举头天在上,四面景皆来。   拾阶而上,且行且徘徊,平常竹树草蕨,竹有竹意,树有树思,草芬蕨鲜,皆把各自的生机姿色素面意思着完全的生命圆满。偶有水鸟惊掠,象圆满里抟起的音符,飞上了天,象光云,随即又落入青苍。老子言“反者,道之动”,所起落的波曲划出个生意的无限。是竹是树,是草蕨,抑或是山的悸动?抑或是徘徊者呢?而山仍笼统着所有的静所有的动所有的葱茏青翠。或言山小景浅,诚然如是,形上有说其小无内,亦是真山真景。   山巅上有亭,葱茏上有亭,云天下有亭。云山之间,风雨亭焉。   亭孤耸峙,不知几多的高渺,举头仰望,便是望的仰止,亭在云天。八角亭,檐牙高啄,兴兴然,欲盘旋欲翱翔,时时欲要的发高想,随时随性欲要的抟飞,抟飞于天,抟飞于天外的天。高高的亭,朱砂红的高高的亭柱,朱砂红有热闹的喜气,吐纳日月山川,感通四时风雨,人来人往,骀荡又寂寥,遂有跌宕的自喜。八面亭,八面风,八荒滚滚奔来,气在亭中,格局在亭外。可看,可望,亦可怀。看是看尽,看人世风景;望是望断,望山水迢递苍茫;怀是怀远怀天涯,若檐飞,飞去那天的涯际海的角落。   有一种看的姿态着实让人沉醉,惟谪仙道破天机,其曰“相看两不厌”,是以谪仙下了凡尘,相看惟有敬亭山了。而风雨山与芝山,早在千万万年前,亦是如如的相看,亦是如如的两不厌。且不说相看的咫尺和天涯,且不说相看的天南和地北,单说这“如如”就有着无穷的意思。如如者,似动非动,似静非静,若空之与色,若阴之与阳。君不见两山左右的东湖与青山湖,明眸浩波,澄澈空灵,分明是两山的睛明左右流盼,更有鄱江澄练环抱着不厌的相看。“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是仙家的相看境。风雨山与芝山所怀抱的是世间人家,不厌的相看是人世的风情,所以山上筑之以亭以楼,于是风雨亭与鄱阳楼又是相看的两不厌。相看的风流尽在山上,尽在湖上,亦在鄱阳的城里城外,还有众多水鸟的纷飞。   风雨亭,格局在亭外,东望三清流霞云气,西眺庐山飞流直下,南怀腾王阁吟诵风流,北顾长江滚滚浪滔。纵横千里,长卷泼墨,气象万千。我瞻四方,纳气象于风雨亭,纵怀所骋,非蹙蹙靡所骋也。   风雨山小景浅,一目足以看尽;风雨亭高景阔,骋目不能所及一涯。然而,亭在山上,山在天地间,天地一景也。   风雨亭下,有风雨寺,梵音漫山。   风雨亭下,有敬老院,沧桑笑语漫山。         哈尔滨那个医院治癫痫病效果好治疗癫痫疾病湖北权威癫痫治疗湖北得了癫痫病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