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宜君的绿

来源:河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景散文
跑了一天,傍晚时分方走进小区,恰遇一个朋友问我:“又出去采风了?”   我急忙咽了口唾液,润下干涩的喉咙,唯恐沙哑的声音不能让他听见。“嗯。”这简短的回答声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与刚才咽下去的那口唾液并没有多大关系。与朋友擦肩走过的一瞬间,感觉他的步履比我轻盈很多,从他的眼睛里依稀可以看到我的窘相。早上出门时下着小雨,此刻回来,鞋子和裤腿上沾满黄色的泥巴,足以证明我脚下的行程定与乡村的土地有着关联。   宜君,在中国地图上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县城,坐落在我家乡的北边,论距离不是甚远,超不过一百公里。只因这座小县城坐落在大山里,偏僻,人口稀少,加上那里的人老实厚道,在我年幼时便记住了这个名字。虽然不曾去过,但想去的欲望总是在心里存着。好在今年的九月,有了时间和机遇,搭乘作协的车去一趟宜君总算了却了心中的念想。   宜君位于关中平原和黄土高原的过渡带,因有一条宜君水而得名,后有历代众多君王喜欢在此避暑而称谓。车过金锁关,便走进了宜君地界。金锁关位于铜川市北约20公里处的三关口以南神水峡以北,曾是“榆塞秦关襟喉要地”,是关中的北大门,自古是军家必争之地。外省人是否知道金锁关,反正我是知道的。目前关隘城墙遗址依然保留着。这里自然风光独特,有三山呈“品”字形鼎立,山势险峻,雄关天堑。金锁关建于明嘉靖三十二年,祟祯六年,曾被农民起义军领袖八大王攻破。清康熙十六年,改移守备驻节耀州,关隘从此废毁,不再设军营士兵把守,足以证明当时各民族之间的和平。   濛濛细雨不停地下,雨点打在伞上发出无规律密密麻麻的声响。移开手中的伞,朝古老的关隘望去,整座山被茂密的树木和齐腰深的灌木紧裹着,金锁关隐在树木和云雾中。如今的关隘早已失去了大刀长矛的价值,国道210从金锁关脚下一直北上,无法锁住南来北往的车流……历史留下的遗迹,只能在夜与昼时光的交错里继续演绎着属于自己的传说。现代文明的长河之水,总是滔滔不绝地流淌着,冲走一些落后的东西……   在宜君的哭泉梁上,有一个名叫“怡智园”的核桃示范基地。老天爷有眼,当我们的车子停在示范基地门前时,雨竟然停了,天空开始发亮,蓝天从云雾中挤了出来。宜君虽然是一个很小的县城,因为有了核桃,被国人所知。早在两千多年前这里就有核桃树生长,核桃树被称为“铁杆植物”,长期以来处于自然生长状态。由于这里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气候冬寒夏凉,昼夜温差大,植物生长期长,生长出的核桃油脂浓,香又脆,口感好。虽然是干果,多吃也不上火,一直被人们视为珍品。当地有句俗语,“一年都有风,从春刮到冬”。这种独有的地理环境,使得宜君当地农作物病虫害降到极致。   站在“怡智园”门前,一边吃着核桃,一边放眼望去,群山叠嶂,苍翠欲滴。山梁、半坡、沟壑,到处都是核桃树,树与树之间套种着苞谷,很难见到一块裸露的土地。绿是宜君的美,绿是山的秀。这绿,仿佛是上天铺在宜君的绿地毯。雨后的青山,绿的让人心醉,不想离去。   两年前,在微信平台上曾看到过一张照片《上帝的指纹》。这张照片用俯瞰的形式拍摄,很漂亮,也很有思想。可惜来的时间不对,只能找到不能看到照片《上帝的指纹》上图文的再现。所谓上帝的指纹,其实就是宜君境内一处保存完好的梯田。宜君最适宜种植的农作物就是玉米,产量极高。梯田不是很宽,从山脚沿着山势的走向一直修到山顶,每层梯田都铺上塑料薄膜,然后种上玉米种子。站在远处眺望梯田,白色的薄膜泛着白色的光,衬着梯田地埂边的绿,很像人们手上的指纹,于是便有了“上帝的指纹”的比喻。九月宜君的梯田,早已经被葱郁的玉米叶把梯田遮挡严实,看到的只能是满山的绿意。上帝的指纹这一概念暂且只能留在人们想象的空间里,要想看到上帝的指纹,只好等来年种下玉米的时候了。   上帝的指纹没有看到,肚子开始提意见了。乘坐观光车下山后,时间早已过了午时,匆忙去山庄吃饭。山庄门前,摆放着两个漂亮的马槽,马槽外侧雕刻着漂亮的花纹图案,一看便知,马槽是有年头了,是个好东西。短暂的十分钟后,半碗菜汤,五个馒头下肚,肚子没了意见,可心中仍觉得缺少点啥。一时竟想不起,小时候心中觉得的厚道劲现在消失的无影无踪。   跺跺脚上的泥土,上车赶往花溪谷……   花溪谷坐落在县城东一条山沟里,大致是南北走向。这沟有多长?施工的工作人员说,远着呢,好几公里呢。从南山逐级蛇形走下沟底,便走进了谷里。山谷里有一条溪流,水量很小,不能有潺潺流水声入耳,山谷两边种植了很多时令性的花卉,花儿开的倒艳丽芬芳。沿着溪流,人工修建的假门洞有好几处,其中一处的门洞上方,有几只假狼威严地站立在那里。夜晚走过这里,心中自然会产生恐惧。沟低稍宽敞的地方,正在建设一些别具心裁的屋舍。屋舍的造型和粉饰的色彩很是鲜亮,看不出一丝一毫中国建筑的气派,完全是模仿卡通片里的造型。这种不伦不类的房屋,与大山的绿相映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沟里那条溪水,懒洋洋无奈地流淌着,像大山流出的泪。各种不同的花争艳地开着,应着南来北往游客的脸笑着,不去管明年的花季。   匆匆走出“花溪谷”坐在车上,我无言。宜君这个小城给我最大的喜悦,就是她的绿。只有这种大自然的绿,原生态的绿,才是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色彩。“花溪谷”,如此美妙的名字,此次走一回,吾将不再想起。   来宜君玩,选择九月的时光倒是最理想。九月的宜君,山是被绿色包裹着的,她的绿能让你浮躁的心灵得以安慰。能否看到上帝的指纹,并不重要,我们才是真正的上帝。那个冠以“花溪谷”的山沟沟,开发商正在忙碌着。把一条绿色的沟谷毁掉,改种鲜花,是好是坏,有待大家去商酌。在一般人眼里,花总比纯粹的绿要好看。但因绿是我喜欢的色彩,我就写宜君的绿了。 武汉中医少儿癫痫癫痫病能否治愈湖北治疗癫痫专业的医院哪家好北京癫痫病医院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