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请你救我

来源:河北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写景散文
【江南】请你救我(小说) 【楔子】
   肖浩后来又见过周然一次,彼时她抱着一个一岁多的小孩,笑得很开心。肖浩松了一口气,无声地哭了出来。
   肖浩梦见周然,那是在见过她之后了。梦里面,那一年炎热的夏天,树上的知了叫得让人心烦。石凳的另一头,周然手里拿着一支快要化掉的冰淇淋,幽幽地说道,“我要成为一名医生。”
   太阳一直在炙烤大地,炙烤周围的人群。肖浩宠溺地看着她,她鼻尖上细密的汗珠一闪一闪。他伸出手,还未等他触及那温润的皮肤,梦便醒了。只剩下漆黑而又僵硬的四面墙壁。
  
   【一】
   肖浩第一次见到周然是在五年级,那时候周然背着一个精致的有着机器猫图案的书包,穿着有花边的泡泡裙,看起来格外可口,像是一颗色彩鲜艳的糖果。从小在山里长大的肖浩,从未见过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不由得就呆了。
   他听见矮矮胖胖的更年期班主任说,这是你们班的新同学,大家要多多照顾她。
   那个精致的洋娃娃开了口“大家好,我是周然,希望能和大家成为好朋友。”
   这是肖浩在电视里才能听到的普通话,嫩嫩软软的嗓音,让肖浩的内心开始有些动荡不安了。周围的同学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肖浩已经站了起来开始叫好。一瞬间,那个可爱的女孩子脸就红了。
   五年级的肖浩,是班里最调皮的孩子,那时候的老师学生都喜欢乖巧的孩子,于是整个教室里,只剩下他旁边还有一个空位,他心里窃喜,知道这将要是自己的同桌了,连忙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得干干净净,只等着周然过来。
   果然,周然被老师安排在了他旁边,虽然班主任一再强调,第二天会给周然搬来新的桌椅。周然朝着他走来,在教室的靠垃圾堆的那个角落,肖浩就这样愣愣地看着她,看到她嘴角毫不吝啬地绽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肖浩一下就困窘起来。
   第二天,班主任食言了,肖浩把它归结为他昨天去菩萨庙里磕头的结果。就这样,周然成了肖浩的同桌,一坐就是两年。
   周然是特别爱干净的孩子,包里永远都有一个小手绢,绣着机器猫的图案,她还有带机器猫图案的文具盒,有成套的彩笔,彩笔的顶部能印出一个个彩色的机器猫。那时候肖浩觉得,那个嘴巴大大的胖子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了。
   肖浩依旧特别调皮,每天上山掏鸟窝,下水捉螃蟹,但是在上课的时候,他会跑出厕所把手洗得干干净净,整个人也规整了许多。他不怕班主任一次次跟爸爸告状,也不怕同班同学都嫌弃他,他只担心周然会不跟他做同桌了。他太孤单了,整个童年,他几乎都笼罩了一层浓浓的阴霾,
   肖浩从小跟爸爸长大,而爸爸整日忙于工作,也无心管他,他没事便总会去村子里乱转,总能听到一些风言风语,大人们也不回避他,叽叽喳喳地讨论开来。
   原来周然的到来不止在他的心里泛起了涟漪,还让整个村子都翻起了巨浪。
   “听人说,那个周洁是给有钱人家做了二婆娘,被人逮着咯,才来这里的咧。”平时嘴最碎的李婶一脸的严肃。“啧啧,长得这么白净,一看就是勾人的咯”旁边的人一阵唏嘘。
   肖浩虽然不太明白她们说的,但也知道是不好的话。于是在他路过李婶家菜园子的时候,拔了她家好几棵大白菜扔在了河里。
   周然和他们班上所有的女孩子都不一样,课间时候,别的女同学都成群结伴跳皮筋,但是周然一直在不停地画画。刚开始时,也有小伙伴来邀请她加入,到了后来,她和肖浩一样,成了班里最孤单的孩子。很长一段时间,肖浩和周然都没有说过话。
  
   【二】
   与周然的关系开始变好已经是到了期中考试了。那时天气已经转凉,不能再去山上、河里疯玩了,肖浩每天就百无聊赖地坐在教室里。那天,天气较以往都热,肖浩一如既往地偷瞄周然,不知怎么的,头昏昏的,两行鼻血就这么流了下来。
   周然转过头看见了,连忙拿出手绢递给了肖浩,肖浩顿时觉得头更晕了。从那以后,肖浩似乎胆子大了起来,没事就总叫周然借这借那,久而久之,两人的关系就这么好了起来。
   一直到了六年级下学期,放学之后,周然在趴在桌上哭得特别伤心,肖浩手忙脚乱,只能在旁边静静地陪着她。
   周然终于哭累了。
   “我妈妈要结婚了。”周然已经学会了当地的方言,只是说起来依稀还有一些软绵绵的味道。
   肖浩这才知道,周然和她妈妈之所以搬到了这个村子,是因为周然的爸爸之前得了肝癌,来这里支教,是他未了的愿望。
   肖浩见过周然的妈妈几次,是平时去赶集的时候。她牵着周然,一大一小,像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周然还说,过完年之后,就有一个叔叔总来她家帮她们做事。大概是因为家里没有男人,凡事都没有依靠。周然口中的叔叔,肖浩认识,前几年死了媳妇儿,没有一儿半女,也没有钱再另找一个。所以已经单身了好几年。
   肖浩有些愤愤不平,这样的男人是完全配不上周然妈妈的。他无端想起了那时候李婶说的话,更加心疼起周然来。所幸后来那个男人还算老实,对周然母女都特别好,于是周然忧愁了一阵子之后,也慢慢好了起来。
   马上就要进入哈尔滨哪家癫痫病医院能够治病初中了,肖浩有些恐慌,以周然的成绩,是铁定会进入尖子班的。而他估计会分到尾班,于是他也不在去山里河里疯了,开始认真学了起来,连肖浩父亲都觉得孩子有出息了。
   但是结果不尽人意,肖浩最后还是分到了尾班,周然分到了尖子班。两人隔着长长的走廊,一头一尾。
   但是没过几天,周然就被调到了尾班。当肖浩问原因的时候,周然说,我担心我没有朋友。这时候周然像是雨后春笋一般,身高一直往上窜,快要接近一米六了,只能坐在最后一排,而肖浩只有一米五五左右,站在周然旁边,更像一个小弟弟。
   进了初中的肖浩,出人意料地受欢迎。由于他平日里就是老师眼中的坏孩子,而那个年纪,坏孩子则是最受欢迎的类型。而且他长得眉清目秀,从小就被大人说长大了肯定祸害小女孩。于是肖浩更加叛逆了,参加了一个所谓的校园帮派,动不动就去学校的足球场跟人打架,他打架的对象,一般都是给周然写情书的男孩子。
   和他不一样的是,周然整个人都沉静下来,变得越来越不爱说话,大概是因为她妈妈生病的缘故。但是就算这样沉默的周然,依旧没能影响她受欢迎的程度。
  
   【三】
   初二下学期的课程快要结束的时候,班级里组织了一次露营,在镇上唯一的公园,夏天的公园风景很美。
   他和周然远离了班集体,周然还从家里带来了相机,替肖浩拍了好多照片。等到玩累了之后,肖浩和周然一人买了一只冰淇淋,坐在了石凳子上聊天。周然忽然间严肃起来,幽幽地说道,我要当一个医生。肖浩没有问她忽然如此严肃的原因,只要周然的决定,他永远都会支持。天气很热,肖浩伸手给她擦掉鼻尖的汗珠,那湿湿的皮肤让他心跳乱了节奏。
   那时候周然已经玲珑有致了,在薄薄的校服下面,她胸前依稀有了鼓起的样子。当天晚上,肖浩梦到周然那鼓起的胸脯,第二天起来裤子湿了一片。
   那时候肖浩已经有些生理知识了,从那天起,他开始觉得愧对周然,再没有脸面对周然了。于是在周然找他的时候他都一直支支吾吾,不敢跟周然说话了。
   后来两人开始冷战,不知不觉就到了一个学期的最后一天。肖浩心里着急,毕竟暑假的时候,两人就不能天天见面了。他宁愿不要尊严,他也要去找周然和好。
   周然的家他去过几次,毕竟他算是周然唯一的朋友,她叔叔和她妈妈也都认识她。她妈妈去年开始就断断续续地生着病,家里还放着一堆中药。他曾听大人们议论过,说周然现在的继父是克妻命,但是肖浩还一直挺喜欢这个人的,因为尽管周然妈妈生着病,他都一直没有抛弃周然她们。
   如果没有这一次,那个男人在他的心里,应该能算得上是一个和父亲一样高大的男人。
   他去找周然的时候,周然的妈妈应该在镇上的医院输液去了。房门虚掩着,他正要离开的时候,听到一阵哭喊声,他循着哭声走了过去。
   在周然的房间里,他透过狭窄的门缝看到了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周然脸上布满了泪水,不停地挣扎和叫喊着。她浑身赤裸地陷在床上,像是一个脱了水的花苞。肖浩前几分钟还挺敬佩的人,周然的继父秦远,此刻也是浑身赤裸,像是一堆油腻得恶心的肥肉一般,覆在周然身上。任凭周然声嘶力竭,不停地吼叫着,他也无动于衷。
   肖浩整个人完全呆滞了下来,觉得无法呼吸,一股寒气噌地一下遍及全身,那种完全无法形容的感觉,无止境的心慌。后来肖浩才知道,那就叫绝望。
   成年之后的肖浩觉得,这一辈子,他遇见过无数困难和挫折,从来没有一件事让他如此绝望过。
   他亲眼看到自己喜欢的人承受世上最黑暗的灾难。而他完全呆滞地站在门边,好像陷入如今的深渊。
   肖浩握紧拳头,指甲深深刺进手心里,他却没觉得丝毫的疼痛。他看着周然一直在挣扎,已经快要筋疲力尽了,她还一直叫着叔叔不要。肖浩从没看到过这么脆弱的周然,长长的头发散在床上,完全不像是以前那个注重整洁的女孩。肖浩像是一个小兽一般,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呜咽。像是有感应一般,周然正好看到了站在门面的肖浩。一瞬间,周然好像又有了力气一样,拼命地叫着肖浩救我,周然额上都暴起了青筋,一直在叫着,肖浩救我……
   肖浩像是偷东西被当场抓住一般,一颗心悬在了嗓子旁边,而秦远正好背对着肖浩,且一直沉浸在他的兽欲里,没有注意到门边的他。秦远甚至还猥琐地说,“你还想你的小情人来救你啊?”
   没有被发现,肖浩居然有一种松口气的感觉。他也想过去把秦远推开,可是他太过于害怕,他还没有学会面对这样的状况,在周然的求救声里,他没有出息地跑开了。
  
   【四】
   肖浩不知道是怎么到自家的山上的,他妈妈很早就去世了,以至于他对她的样子都没有丝毫印象,但是一有伤心的时候,他都会来山里跟妈妈说说话。山里坟墓很多,可是他一点都不害怕。
   肖浩跪在母亲的坟边,哭得声嘶力竭,哭到最后都发不出声来。他知道从今以后,他再也无法面对周然,再也不能跟周然做朋友了。
   一晚上肖浩都没有睡,第二天,他偷偷地来到周然家,似乎一切都很正常,肖浩安慰着自己。
   暑假过得很漫长,肖浩一直都窝在家里。不管有什么人来找他,他都一律不见,精神恍恍惚惚。以至于肖浩爸爸看到他都觉得好像得了抑郁症一样。平时巴不得他留在家里,现在却巴不得他出去转转。
   果然,暑假之后。周然再也没有来过学校,肖浩尽管很想念她,却再也没有勇气再去找她。肖浩甚至觉得就这样吧,再也不见面,不用承认自己的懦弱,就这样慢慢地把这些事情全忘掉。
   大人们都不理解小孩子的心思,只是单纯以为两个孩子闹闹别扭而已。从那以后,叛逆的肖浩开始变得寡言,一颗心都扑到了学习上。
   后来,听村里的人说,由于周然妈妈病太重家里负担不起,于是年幼的周然只得外出打工了。村人一阵唏嘘,不免感叹一下,多好的孩子啊。
   只要肖浩才知道事情根本不是这样,肖浩失落但是又感到轻松。他怕看到周然,就会一直想起那个黑暗的自己。
   肖浩还总能看到秦远,只是现在他再也不会崇拜他了。每次秦远都会很亲切地打招呼,肖浩努力克制着让自己正常一点,不要表现出害怕的感觉,最开始的时候,肖浩还控制不住自己,在秦远想要跟他说话的时候连忙躲开。让秦远以为是因为周然跟他关系破裂了,肖浩才会这么排斥他的。
   在某一天晚上,秦远喝多了酒,他趁着把秦远推进了河塘里。秦远命大,被人救了回来,周然的妈妈知道那个秦远死里逃生的时候,一下就吓得晕了过去,后来抱着秦远哭了半天,可怜的周然妈妈。
   那天围观的人群很多,肖浩远远地站着,心怕别人发现自己的异常。他恨秦远恨得咬牙切齿,既觉得后怕又觉得不甘。幸好那天秦远醉得厉害,甚至都回想不起来那天是怎么掉进河里去的。
   到了后来,肖浩越来越成熟了,懂得了什么叫面不改色。经过那次失败的谋杀之后,肖浩再也没有试着杀过秦远,因为他知道,如果秦远死了,周然妈妈大概也活不下去了。他不能再一次害了周然。
   虽然不能让秦远死掉,但是肖浩总是有自己的办法,让秦远出一些小意外也易如反掌,甚至让秦远单纯的认为只是自己倒霉而已。
  
   【五】
   周然走后,肖浩只有两件事情:专心地整秦远,认真努力地学习,他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每天晚上他都睡得很少,因为梦里都是无尽深渊,他只能学习。他慢慢从班上垫底的学生到了前面,成了尾班里为数不多的高中生之一,打破了尖子班统治学校的传奇。最后他考去了县里最好的高中。
   高中的时候他依旧内心孤僻,只是他懂得了怎么把自己掩藏起来。只是离家较远了,他很少能见到秦远,更别说报复秦远了。于是他整个高中都用来好好学习,帅气并且努力,这样的男生很容易受人青睐,可是他再也没有试着喜欢上一个人,他整个高中,依旧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他想要逃离,只有不停地努力,他才能逃离。

共 9043 字 2 页 首页癫痫病会对身体带来哪些危害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451234&pn2=1&pn=1">12
北京治癫痫有效的是哪家51234"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