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桂姨

来源:河北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微散文
破坏: 阅读:14400发表时间:2014-04-20 09:41:27
摘要:桂姨是在母亲去世三年后,走进我生活的,桂姨的到来让我再次相信人世间真的有“缘分”“轮回”……

【荷塘】桂姨(散文) 母亲去世后,父亲一直没有心思再娶。看着每天忙碌的父亲,总会有种心疼的感觉。于是,自己开始偷偷让所有认识的人帮忙,给父亲物色对象,然后再千方百计地去骗父亲相亲。屡战屡败过后,开始感觉自己的策略有些不对,要及时调整方案才行,毕竟父亲是军人出身,我所耍的伎俩,估计他用脚后跟都能猜出来。正当自己垂头丧气的时候,单位的同事小梁和我讲她家邻居的故事,也就是这个故事,让我认识了桂姨。桂姨是在母亲去世三年后,走进我的生活的,桂姨的到来,让我再次相信人世间真的有“缘分”“轮回”……
  
   【一】
   桂姨年轻守寡,丈夫的突然猝死让桂姨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那年儿子王宏才十一岁。桂姨在一家商场里做会计工作,为了能让儿子王宏生活的好一些,桂姨偷偷地在外面帮人做账。曾经有人给桂姨介绍过对象,结果都被桂姨拒绝了,那时候的桂姨只是想把儿子拉扯大,不能让自己可怜的儿子受一点气。
   随着儿子王宏渐渐长大,桂姨看着王宏就会有说不出的幸福感。虽然儿子学习成绩一般,但是毕竟也算是上了大学,这让桂姨觉得没有愧对地下有知的丈夫。渐渐地桂姨发觉自己有些时候手会麻,别人都劝她去医院看看,但是每次桂姨都会笑笑说:“没啥,就是坐的时间长了,活动活动就好了。”
   桂姨的儿子很快大学毕业了,在实习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叫嘉欣的女孩。女孩是外地人,住在她的大姨家,在与王宏认识没多久就住进了桂姨家。桂姨虽然觉得不合适,但也觉得嘉欣可怜,小小的年纪便在外面闯荡。听嘉欣说在大姨家晚上都不吃饭的,这让桂姨更加疼爱嘉欣。
   桂姨因为一直供王宏上学,手里也没有多少钱。看着儿子已经有了对象,心里很是着急,自己家如今住的还是七八十年代的筒子楼,这怎么能行?于是,桂姨有了个想法,拿出了所有的积蓄,将如今住的筒子楼卖给了别人,又找最好的姐妹借了点,总算买下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拿到钥匙的那天,桂姨哭了……
   桂姨觉得两居室虽然小点,自己住那间小点的,大点的给儿子和媳妇住,还算够用,如果以后有了孩子,也可以和自己住。正当桂姨对未来充满着许多幸福幻想的时候,儿子与嘉欣的一次谈话彻底打破了她的美梦。桂姨说当时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坐在石阶上的时候,都不知道是怎么从家里走出来的。
   原来桂姨上班的时候,有些头疼,同组的女孩小红看到桂姨难受的样子,就去找领导给桂姨请了假。桂姨最近总是觉得头昏昏的,回到家的时候,刚想往自己的房间里去,却听到儿子与嘉欣在说话,“你说就两间房,我爸爸妈妈来了住在哪啊?咱连个客厅都没有。”嘉欣对王宏说。王宏一边哄着嘉欣一边说:“没事的,如果你爸妈来,我让我妈去她的姐妹那里住段时间。”
   “那也行。不过我可告诉你,我和我爸妈说了,这房子是给我们结婚用的,你妈没和我们一起住。”嘉欣的声音很大。
   “知道了,知道了,老婆比天大。”听着自己儿子嘻嘻笑着说,桂姨的心碎了。桂姨从没想过儿子会给自己怎样的回报。对于儿子,桂姨总会觉得有所亏欠,因为这孩子从小就没有父亲,所以一定要让他过上幸福的日子。但桂姨从来没有想过,儿子会这样对待自己。桂姨听不下去,转身往外走却听见嘉欣又说:“你说你妈咋不找个老头啊?如果那样住的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听到这里桂姨的胸口猛地痛了下,又听到儿子说:“对啊,我的老婆真聪明啊,这样的话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接下来听到两个人在房间里的笑声……
   桂姨那一刻心凉了,那天晚上桂姨没回家,而是去了最要好的老姐妹徐凤珠的家。徐凤珠一双儿子都在国外,老伴退休后和街道上一些老年人组成了一个夕阳红合唱团,如徐凤珠所说,如今的老头子比上班的时候还忙。桂姨那天晚上和徐凤珠聊了很久,徐凤珠劝桂姨说:“满堂儿女,不如半路夫妻。小桂啊,你也该为自己活一段了。”
  
   【二】
   听了关于桂姨的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对桂姨充满了好奇与敬重。于是,求小梁帮忙让我和桂姨认识。小梁带我去了她家的楼下,她告诉我,桂姨一会就会回来。果然,不一会小梁就指着远处走过来的一个人说,你看,那就是桂姨。远远地看到桂姨,心里莫名的有些激动,那身影像极了我的母亲,甚至那扶眼镜的动作,都会让我的心“怦怦”乱跳。
   “小梁,怎么在楼下不上去啊?”桂姨看到小梁先招呼了一声。
   “哦,桂姨,我和我的同事在楼下说会话,你这是下班了啊?”小梁竟然有些紧张。
   “桂姨,我是小梁的同事,你好!”我笑着打了声招呼。
   桂姨看着我,笑了笑说:“你好,有空来家里玩,你们聊,我先上楼了。”然后转身走进了单元门。我望着桂姨的背影,眼睛渐渐有些湿润了。小梁看着我的样子笑着说:“咋了?大小姐!”我转过头来看了看小梁说:“我想我妈了。”
   自从见了桂姨以后,心里一直有个想法,希望父亲可以认识她。在“油盐”不进的父亲面前,我总会显得稚嫩些,这一次我一定要选择出一个最佳方案,然后,争取一举成功。回到家里,老爸在看电视,目不斜视的眼睛竟然可以看出我的心情不好,不得不佩服,这警察当的绝对合格。
   吃过饭,老爸似乎想了解我心情不快的原因,而我坐在那里,无论他怎么问,我就是不说话。这似乎把老爸彻底地激怒了,站起来,来回在房间里踱步,我知道他此刻一定是在盘算着怎么样会让我开口,而我死活就是不说一句话。最后,他还是乖乖地坐在我的对面说:“我的小祖宗,你能不能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当然这个时候我要用我最有力的武器——眼泪,来熄灭老爸那熊熊燃烧的怒火,果然奏效。看到我掉了眼泪,老爸彻底没辙,静静地坐在那里,柔声问道:“丫头,咋了?是不是受了委屈啊?和老爸说,老爸帮你去摆平。”看着老爸的样子我破涕为笑,对老爸说:“我今天遇到个阿姨很像妈妈,我想我妈妈了。”
   于是,我讲了桂姨的事情。老爸听得非常入神,不住地点头说:“真是个好妈妈,可惜怎么会有这么不孝的儿子?”看着老爸的神情,我开始趁热打铁,对老爸说:“老爸,我想让桂姨做我妈妈,你同意吗?”听我这样一说,老爸声音又一次见高:“怎么又扯到这个问题上来了啊!”
   虽然这次谈话没有预想的那么好,但总算有了个良好的铺垫。在一个周末我又去找了小梁,希望她帮我约桂姨。再次见到桂姨,桂姨有些憔悴。后来听小梁说,好像桂姨的儿子和桂姨说了让桂姨找老伴的事情,还说要等桂姨找到老伴搬出去住后,嘉欣才同意和他结婚,这让桂姨很难过。听到这里,我拉着桂姨的手告诉桂姨,我母亲去世快三年了,看到桂姨的刹那,我想到了母亲,希望桂姨收我做安徽治疗原发性癫痫女儿。
   桂姨那天哭了,我邀请桂姨去我家。在回家的路上我买了些蔬菜,虽然自己厨艺不咋样,但是买菜感觉还算可以。回到家,父亲没在,于是电话给父亲,得知父亲在和老战友下棋,当然那老战友是我现在的顶头上司。电话里告诉父亲,我有急事,马上回家。然后挂断电话,我知道,这招比啥都灵,果然不出所料,不到半小时,就听到钥匙开门的声响。
   看到我在大厅里晃悠,父亲上下打量着我,估计他在猜测我哪里又不舒服了。我用手指了指厨房,小声告诉父亲,家里来客人了。父亲有些迟疑地看着我,然后走到厨房门口,转过身来小声问我,谁啊?我回了一句,桂姨。父亲看了看我,眉头皱了皱,叹了一口气,转身换鞋去了。拉着父亲走进厨房,把老爸介绍给桂姨,又对老爸说,这就是我和你说的桂姨,你们聊会,我来做饭。桂姨显然是想帮我把饭做完,而我推着桂姨坐在沙发上,向父亲使个眼色说:“老爸,这可是我请来的客人,你要帮我陪好哦。”然后向父亲眨了眨眼睛,便走进厨房去做我的大餐去了。
   那天的饭,是自从母亲走后,我吃得最香的一次。虽然后来老爸一直藐我说,那顿饭做的绝对是空前绝后,但我会用那是父亲在夸我来安慰自己。父亲和桂姨聊得很开心,后来是父亲在我的暗示下送桂姨回家的。父亲回来的时候,我坏坏地笑着。父亲用手指了指我,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最后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坐在沙发上。我没有多问,我觉得这是个良好的开端,对于父亲这样的人,任何事情不可以操之过急。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要小火慢慢“炖”。
  
   【三】
   我经常找借口去找桂姨,然后邀请桂姨来家里。桂姨是个很勤快的人,每次来到家里的时候,总会帮我和父亲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我能从父亲的眼神里看出变化,而桂姨也会过几天就给我打电话,说要来家里给我包饺子吃。当然我明白桂姨和父亲已经开始接受彼此。那段时间感觉自己真的很了不起,竟然可以战胜我家的警察,自己的能力看来绝对有潜力可挖。
   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问自己:“你是不是太虚伪了?”当一次下班回来,看到桂姨和父亲在厨房里一起做饭有说有笑的时候,心突然疼了一下,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其实心里一直希望桂姨可以同父亲走到一起,但真的他们即将走到一起的时候,却发现我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份洒脱。于是对着镜子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够狭隘,够虚伪!”
   内心的矛盾,并没有阻挡我对父亲与桂姨结婚的渴望,开始怀疑我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的倾向。无人诉说的时候,就会把所有的不快写在纸上,然后叠成纸飞机,顺着窗口扔出去,告诫自己,烦恼与不快都飞走了。渐渐地我的生活也开始有了变化,当然这都是因为桂姨努力的结果。周末休息在家,桂姨与老爸上街买菜。站在阳台上看着他们拉手的背影,我又一次哭了,至于哭的原因我至今也不能确定究竟因为什么。如今想想那滋味仿佛就是一种委屈,一种无法释怀的委屈。
   当老爸拉着桂姨的手对我说:“丫头,我和你桂姨准备去把证领了。”看着桂姨与父亲脸上甜蜜的笑容,我的笑容显得有些僵硬。与桂姨抱了抱对桂姨说,希望桂姨和老爸婚后生活幸福甜蜜,然后抱了抱老爸说,老爸,记得你说过我的话,幸福在自己手里哦。然后蹦蹦跳跳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武汉中医治疗癫痫病偏方房门的刹那,趴在床上哭了起来。我确实在这一刻想起了母亲,想那个为了奶奶、我、爸爸操劳一生的妈妈。想那个任奶奶尖酸刻薄,只会默默忍受;想那个任女儿叛逆耍刁,只能无奈接受;想那个任老公愚孝冲动,只能包容忍让的母亲。岁月总会开着不大不小的玩笑,当奶奶离开了,女儿懂事了,丈夫懂珍惜了的时候,她却残忍地选择了离开……
   在父亲与桂姨领证之前,桂姨提出要去母亲的坟上拜祭一下。记得那是一个初秋的周末,父亲带着桂姨和我去了老家。母亲被葬在父亲在老家买的一块林地旁,墓的周围栽满了木本花卉,那些花会从春天开到秋天。那天是阴天,桂姨带了很多水果和一束百合。我知道这一定是父亲告诉桂姨的,母亲喜欢百合。
   当桂姨跪在母亲墓前的时候,父亲也跟着跪下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父亲跪在母亲墓前,小心地为母亲拔着坟旁的青草。我低着头,眼泪一直在流,在怨恨母亲的绝情,在懊恼母亲没有给我丝毫孝顺她的机会。桂姨把香点燃,插在大大的香炉里,对母亲说她会好好照顾父亲,更会很疼爱她的宝贝女儿……
   回去的路上,一直没有说话。父亲在前面开车,而桂姨选择了和我坐在后面,把我的手轻轻地攥在她的手心里,让我感觉很温暖。父亲与桂姨的婚礼很简单,只是请了父亲最好的战友与最亲密的几个同事,当然桂姨也邀请了最好的朋友徐凤珠。徐凤珠拉着桂姨的手,告诉桂姨,这就对了。在婚礼上,看着桂姨与父亲满眼的幸福,心里虽有种涩涩的感觉,但还是送上了由衷的祝福。后来我的顶头上司偷偷表扬我一番,小妮子,了不起,叔叔佩服你。
   当把所有的客人都一一送走,桂姨走到我的面前对我说,丫头,桂姨一直希望有你这样一个乖巧,聪明的女儿,结果桂姨感觉自己没有这个命。但老天似乎真的很眷顾我,让我有了你,桂姨会如母亲一样疼你。如果有心事,有困惑可以同桂姨说,桂姨愿意做你的一个倾听者。桂姨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丫头,我希望你也直接说。以后咱是一家人了,桂姨希望我的丫头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听了桂姨的话,我趴在桂武汉的羊角风医院哪家比较好姨的肩上哭了起来……
   后来每每提到此事,我都会忙着加一句解释:那是幸福的哭泣!那天晚上,桂姨陪我到深夜,直至我说困了,让桂姨去照顾父亲。桂姨给我在床头柜上放了一杯温水,才离开了我的房间。其实那一晚我并没有睡,心情很复杂,一直期盼的场景终于成为了现实,而我却莫名的失落。有些愧疚,似乎是我把母亲在我心里的位置缩小了……
  
   【四】
   桂姨很快就进入了家里女主人的角色,这一点我从来没有排斥过,希望如此,毕竟父亲很忙,也需要有人照顾,仿佛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三口之家。桂姨虽然依旧上班,但是家里被她收拾得干净整洁。即使我还会如初乱放东西,但是桂姨总会不厌其烦地把我的房间收拾得井井有条。而我看着桂姨忙碌的身影在我眼前晃动,最后总会幻化成母亲的影子,心中充满一种久违的幸福。

共 834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