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八一•年】召唤

来源:河北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外国文学
破坏: 阅读:1054发表时间:2019-02-21 11:36:21

十堰治癫痫的药价格多少9f47a651f52c7564e.jpg" alt="【八一•年】召唤(散文)" class="chatu" />
   转眼就年关了。
   冬日的阳光像个顽皮的精灵钻过窗棂,轻盈地跳跃在窗前的金钱树上,金钱树变成了阳光的一部分,变得梦幻起来。
   已是下班时间,我在抓紧时间最后一遍校对“乡村建设”简报,此时电话响了起来,一听铃声,我就知道是向大爷的电话,拿起电话,一个苍老却铿锵有力的声音传来:“小田啊,新一期的简报出来了没有啊,现在年关了,我再加把劲,说不定我那娃仔就回家了呢。”向大爷一如既往的,声音很大,如同喊出来,显然他是担心我没有听清楚。
   “马上就好了,向爷爷,我等下就给您送过去。”放下向大爷的电话,我立刻打印出新一期简报,亲自驱车往湾月屯赶。自打认识向大爷,自打向大爷跟我索要简报起,相近一年时间以来,每一期简报我都给向大爷送去。于我,或许就只是简单地送简报,于向大爷可就意义非凡了。
   我是于年初在湾月屯踩点建设垃圾焚烧炉而认识向大爷的。那时,我们来到湾月屯的时候已是下午四点多,深山里的阳光早已西斜。下到深弄,山坡上、田地里还可以寻得到阳光泼洒过的痕迹,晚风还送来若有若无的阳光味道。新建的通村水泥路安然静谧的延伸出村口,到达更远的地方,似乎在默默地等待着漂泊游子归来的脚步声;山脚亭亭玉立地站着少女般娴静素雅的水柜,泛着幽光的水管攀越山间地头,而后进驻到每一家每一户,间或看见归来的孩童、老人直接用嘴对着龙头咕咚咕咚地喝水,喝饱之后用手往嘴巴上一抹,满足快乐的笑容便洒满黄昏的山坡。我孩童们问,这样喝水不冷吗?他们呵呵笑起来,不冷,冷了就往山上跑几圈,就暖和了。说完他们又往那边山跑去了,嘴里呼呼地喊着:“追太阳去咯,追太阳去咯。”西斜的阳光把那边山切割成一半金黄一半暗黑。
   “这就是向大爷的家。”村主任指着一间岌岌可危的、破败不堪的房子对我们说。房子四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遮挡风雨的了,几根柱子歪斜着挺着房梁,房上的瓦片七零八碎,大小不一的洞口愣愣地张望天空。
   我们进到屋里来,向大爷的孙子向阳在煮晚饭,他一边忙着往那个简易灶膛添柴火,又一边忙着放米粉,忙着搅拌,他煮的是玉米饭。
   见我们到来,他腼腆笑着迎向我们,沾满烟尘的脸上因为火的缘故泛着一层晕红,穿着一件长长的,颜色已经发黄的外套,一条松垮的大人裤子用绳子绑在腰上,裤脚卷到脚踝处,脚上穿一双不合脚,又破又旧的解放鞋,感情那鞋是向大爷的。他双手不停地交叉互搓着,没有说一句话。“你爷爷呢?最近好点了吗?”村主任拍了拍向阳的肩膀。
   “他就躺在那里,还是老样子,夜里咳得凶。”向阳指着不远处一处堆积着各类旧被子,衣物等的地方,咳嗽声从那堆杂物中传来,向阳的爷爷就躺在那里,见我们来,挣扎着爬起来,村主任扶着向大爷坐起来。
   另外一边陈旧腐败的木墙上贴着好多张鲜艳刺眼的奖状,那都是向阳的奖状,有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优秀少先队员等。看着这么多奖状,我们忍不住夸起来,向大爷看着向阳在灶旁忙碌的身影叹息着说:“我愧对向阳这娃啊,幸好现在的学校不收钱还供吃喝,要不然这娃还真读不起书啊,你们别看他又小又瘦,他可勤快可有担当了,这娃韧着呢。”
   我接话道,向爷爷,我们壮族人民可是一个勤劳勇敢而又坚韧不拔的民族呢,向阳传承下来了,他可是我们壮族的好儿郎呢。
   “好儿郎,壮族的好儿郎。”向大爷频频点头,抹了抹眼角溢出的泪珠。今天,家里难得的热闹,他是真的高兴哪。
   在来的路上,村主任就已经和我们说了向大爷一家的情况。向大爷当年是代课老师,因超生回家务农了,育有两女一男,两个女儿远嫁他乡,基本上都没有回来,媳妇在向阳三岁的时候就离家出走,音讯全无,儿子常年在外打工,往年春节都回来一次,近三年都不回了,据说是在外面谈了个对象,对方嫌我们这里不好,不愿来,要向大爷的儿子入赘女方家。如今就只有向大爷和10岁的孙子向阳相依为命了。向阳平日里除了上学还要照顾向大爷,此外还要放养产业扶贫得来的几只羊,村主任曾劝说把那几只羊放到村级合作社里代养,向大爷和向阳都不肯。向大爷说,每日看着活蹦乱跳咩咩叫的羊,生活就有盼头了,家里也就热闹起来了。向阳说,每日在山上看着羊吃草,和羊一起奔跑,我就有劲了。
   别看向大爷每日一副豁达乐观的样子,他也是偷偷藏着心事的,他可是日盼夜盼都盼着儿子回家。
   村主任向向大爷介绍了我们和我们的来意,听了村主任的介绍,向大爷精神为之一振,笑呵呵地依次跟我们握手,嘴里不停地说:好啊,乡村建设要搞,而且要搞好起来。见我手中拿着简报,就问:“这是什么,能给我看看吗?”“这是乡村建设简报,乡村建设的大小事,乡村建设的经验,乡村变化的点滴都记录在里面呢。”我把简报递给向大爷说。向大爷接过简报,便眯起老花的眼睛翻起来,“能送给我吗?”向大爷看着我诚恳地说,他眼睛里满是期待。我心里有点诧异,他一个近八十岁又卧病在床的老人家要这简报干嘛,而且看起来还很热心。但有人热衷于乡村建设,热衷于我们精心编撰的简报,我心里着实高兴:“可以啊,你要是想看啊,以后每期都送给你。”我没多想,就许下承诺。向大爷听到我的许诺后,一边无限珍惜地抚摸着简报,一边自言自语:“以后跟儿子打电十堰治癫痫好的医院话我就可以把我们家乡乡村建设的大小事,我们家乡变化的种种,说给儿子听了,说不定儿子就回来了。”说着向大爷就陷入自己神往的幸福里。
   原来向大爷是把乡村建设简报当做一扇窗口,一根把儿子牵引回家的线,一面召唤儿子归来的旗帜。
   临走的时候,向大爷对我们说:“垃圾焚烧炉的点不管你们选在哪里,需要用到我家的地,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好不好我提供,不要钱,如若村里有人不愿意给地,和我说,我这把老骨头去劝服他们。”
   正如村主任说的,向大爷在这一带是有威望的。
   他家的贫穷是一种让人尊重的贫穷。有向阳那样的好儿郎,何愁来日不富。
   天将黑,我们登到湾月屯的坡顶,向下回望湾月屯,它静静地盘卧于山脉间,这里原本居住着二十来户近百名壮族村民,如今只有零星的七八位老人和十来个小孩长期居住于此。此刻,寂寥的炊烟已起,它努力地攀援着山脉,向上升腾,就像这里的壮族人民努力生活的样子。零星的灯光亮起,如天空零落的星星,散落山间的希望之光。村主任微喘着气说,现在村里留守老人、留守儿童真是多了,他们的生存状况令人堪忧,真希望乡村建设建好来,召唤回并留得住更多的年轻人,甚至吸引更多外面的人进来。
   因了这一份带着油墨清香,带着殷切期望的简报,向大爷的病竟然好转起来。每次给向大爷送简报,远远我就看见向大爷站在门口张望着,他是在等待我的到来。好像我的到来就带来他的亲人一样。他紧握着我的手不愿放松,浑浊的眼睛里泛着泪光。八月份时,我送简报时还给向大爷带去了一个好消息,我大声对耳朵有些背的向大爷说:“向爷爷,你们湾月屯已经通过审核,确定列为我们县打造的20个精品村屯中的一个,最近就会有专家、相关部门、工程队前来勘测设计,要把全屯所有的危房推倒,重新建造规划统一整齐的新型农村房屋啦,向爷爷,你很快就会有新房子住啦。”
   向大爷摸索着,掏出扶贫后援单位慰问时送给他的老人机:“我要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娃仔。”向大爷说着就用骨瘦如柴的手,认真虔诚的一个一个地摁下按键,摁键的“滴滴”声,穿越层层山脉,叩响在外漂泊亲人们的回家心弦。在此后的很长日子里,向大爷在门口张望着等我,向大爷抱着乡村建设简报,站在阳光下打电话的影子,总是清晰地生动地像那天的阳光一样照耀在我的心里。
   此后,因为送简报,因为打造精品村屯的缘故,我时常来到湾月屯,成了向大爷家的常客,我愿意和他一起守候那份期待,并为这份期待努力着。看着湾月屯一点一滴的变化,向大爷的身子骨日渐硬朗起来,脸上的笑容就像乡村建设发展一样充满潮气蓬勃的生命力。
   大年三十,我正津津有味地看央视春晚,电话响起来,一听铃声就知道是向大爷打来的。“小田啊,新年好啊新年好!我娃仔今年回来啦!”向大爷的声音满是激动和兴奋,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他还说要养生态鸡,向阳也有妈妈啦。”“爹,瞧你说得不清不楚的,让我来说吧。”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
   “我是向大爷的儿子向品,一年来,您给我爹的简报,我爹除了在电话里和我说,还把简报寄给了我,我都一字不落地看了,这次回来就决定不出去了,我也把我的新老婆带回来了,她愿意和我留在湾月屯了,听我爹说,你们要找一个承包商承包土鸡生态养殖,以发展湾月屯的产业,我想承包,您看行吗?”向品一溜说下来,都不给我说话的机会。
   这时,新年的鞭炮声霹雳吧啦地次第响起来,鳞次栉比的楼房中升起一线线金黄、一圈圈火红,一片片五彩缤纷,一幅幅五彩斑斓的图画绽放于空中。这美丽绚烂的一切,就是向大爷一家以后的生活,也是更多留守老人留守儿童们以后的生活,更是千千万万农村未来的生活。

共 346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