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我的前世今生,爱过留痕

来源:河北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外国文学

  我早就知道,我和别人是不同的。我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奇异,虽然说来多少有些荒诞,可真的在我身上发生了。在我的病历上,赫然写着“回忆型幻想状综合精神分裂症,”主要症状为;胡思乱想,目光游离,思维有异于常人,吐字清晰,但言语不着边际,有严重的幻想倾向。

  认识我的人都说,她疯了。我没有疯,我对亲人、医生再三申明,我没有疯,但他们都不相信,不是哭,就是对着我同情地摇头。因为医院里所有的病人都不认为自己在生病,我也不例外。

  我无计可施,只好什么也不管,由他们去。我记得我是在十五岁生日时,一本正经地对妈妈说,我以前叫小水,我觉得小水比现在的依依好听多了。

  妈妈愣了一下,嗔怪地说,你这孩子,想改名哪,从什么电影上看到这个名字,不会自己起的吧?淘气包。说着笑着,便去忙她的了。我就托着下巴一个劲儿地坐在窗边想,那双温情的眼,那对温暖的巴掌,那个对我百般宠爱叫松的男人。想的时候心有些疼。

  一次家庭聚会,好温馨的时刻,妈突然就把我生日的事当笑话讲了出来,大家都笑了,笑我的顽皮和天真,说小丫头真可爱。我没头没脑地站起来就说,是真的,我以前是叫小水,我有个很爱我的男朋友,他会带我野炊,会在大夏天满街转着寻找我要的那种烤红薯,他总惯着我,可保护我啦。只是……,家人不想我们在一块儿,我们就一起……淹死了。最后三个字,我有些迟疑,觉得不适合这个气氛讲出来。表姐却毫不见怪地一把搂住我,小妮子好浪漫哪,居然殉情,嘿,哪部电视剧镜头啊?以后要看喜剧的,让你的王子娶你回家,呵呵。

  我就没有办法再说松和那场刻骨铭心的恋爱了。直到又看见海,我顺口说,我和松就是被这海淹死的,妈妈才一改往日的亲切,怅然地看看我,终于决定带我看医生了。

  记得和松定情是在元宵灯会上。他拽着我猜各式各样的灯谜,我很笨,一个都想不出来,他却总能猜中,给我得回好多彩色的灯笼和气球,领到奖品,心里那个美那个乐,就别提了。后来松突然立定,帅帅地站在那儿,看着我说,我出个题考考你,要是也答不出来,你长大了就嫁给我,不然,没人会要你了。

讨厌,笑话我。我不服气地扬扬下巴。

  一个苹果一个梨,为什么吃了一个梨还有一个梨?

  我愣了,猜测地说,是不是看错了,没有苹果,而是二个梨?

  不是。

  是不是有一种梨叫苹果梨,因为它像苹果?

  没有。

  是不是有个地方苹果和梨用同样的叫法?

  不是。

  我没辙了,只好耍赖,不行不行,这个太难,不算。

  当然太难,因为题目是松信口胡编的,后来知道根本没有答案。

  松诡秘地挤挤眼,迁就地说,行行行,换个简单的。你只回答“好”或“不好”就行,但你要答“不好”,你就得嫁给我。

  我心里偷偷想,傻冒,那我当然答“好”了!

  结果他问的问题是,等你长大嫁给我好吗?

  我中计了,却哑然失笑。

  回家的时候,牵手的感觉与以往不同,手心里都是汗。这一年,我十五岁。

  想到这儿,我笑了。心又有些疼,还有些头晕,就想小睡一会儿。

  睡梦中,我听到医生低低地说,她这么安静,和其他病人不同。旁边妈妈应着,有温热的水珠滴在我脸上。

  唉,妈妈真是,不相信我没病,现在却又为此这么伤心。

  医生说,你们再考虑一下,是不是要做换脑手术。

[1][2]下一页

癫痫病的饮食吃什么好癫痫发病有哪些症状长春哪里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