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清韵】世纪寻亲

来源:河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丝路风情
无破坏:无 阅读:1338发表时间:2017-05-15 23:54:27 摘要:沿京珠高从伍市出口,向平江方向盘山而行。左面是少有的一片山区平原,过去叫时丰农科站;右边是叠障起伏的丛山,秋风吹得脆黄稀疏,树叶随风盘旋着地。 十来里地转弯之处就是浯口水电站,也就是主人翁李荣昌老人的故地。 老人己于2000年“享福”去了,一块墓碑向着东方。 李荣昌老人的一生,代表中国的一段历史,代表着一代中国百姓的苦难。 李荣昌是贫穷的,而社会又总是以钱的多少论生命穷富。从钱的方面来说,李荣昌的确贫穷;从知识方面来说,他也贫穷;从亲人方面来说,他是孤儿,他真的成穷了“人”。可以说是穷其一生吧! 大凡常人,只要饿过肚子的人都非常珍惜粮食;只要受过冻的人都爱惜衣服;只要受过困苦的人,都特别节省。李荣昌老人穷了“人”、穷了亲情,所以他特别理解穷人的感受,特别重情重义。哪怕明明白白毫无血亲关系,也心甘情愿地献出自己的爱。这种伟大的爱一般人是没有的。但这种伟大的爱,李荣昌却是超常的富有,这就是美德------中华民族的美德!所以我尊敬这位平凡的老人——李荣昌先生,尊敬他的富有、他的爱、他的美德。 老人的诚肯、仁爱、惠人惠己的善良之心,也代表着大中华民族的纯朴、热忱之心。宁愿自己受屈,明明不是骨亲,却勇于担当的精神思想、行为、功德,会惠及子孙后代,繁荣昌盛。 一、邂逅   那一年,湖南平江的堂兄原亮接了一项建筑工程,而我提了一把瓦刀去了工地。说到瓦工,大家都知道:先是猴着腰,总是猴着腰。从地平下墙脚起就蹲在地上猴着,砌到四斗五斗升了脚手架,又要猴着腰;接着是晒太阳,晒得脸上放宝光,晒得能照见人影子;再就是粉尘污染,鼻子如灰坑,一扣一砣就象出垃圾。还有高空作业的危险……这些辛苦煎熬、个中滋味,只有经历过的朋友才能体会得到。   早起蒙蒙亮,晚吃照明饭。幸有中午,还可或躺或坐憩息一时。也就是中午的休息时间,工友们才有些许聊天的时光。也就是在这短暂的时间,我邂逅了故事的主人翁——拌和沙浆的李老伯。   黄沙掺加石灰,少许水泥,全靠双臂挥动铁锹,搅拌均匀,再加上水,弯弓腰,来回掀动搅和。哪怕早己深秋,哪怕只穿一件薄衬衫,袖子卷上胳膊,老人的汗粒早己透过稀松的短发,顺着额头,落进时光雕刻的沟壑里。在那纵横的沟壑己是满灌盈溢,集成豆粒大小,“卟嗵卟嗵”地掉在地上,掉在刚刚拌和的稀泥里,被砸成一个个小小坑窝。   午休了,老人就着胳膊上的衣袖擦去满头汗水,掏出卷烟,点上火,巴嗒一口,吐出滚动的白烟,望着我问:“你是哪里人?”   “监利人。”我答。   “监利?!我在那呆过。”接着又问:“监利有个汴河吧?”   我眼睛一亮,心里思忖:“他乡遇故知?”   “是。离城往东二十来里。”稍迟疑一会儿我说道。   “当时我们驻军监利,接到命令,我们跑步到汴河。没想到在途中与对方交上火了。连长命令往前冲,只见一个兄弟稍上前就被打倒在地,大家便立即伏在地上匍匐向前爬,谁也不敢站起来。我跟在连长后面,他爬一步,我也爬一步。他不动,我就不动。   对面机枪‘嗒嗒嗒’响过不停,谁也不敢动。响了好久才停下,等我们找到机枪发声的地方,原来是一只洋油桶里面在放鞭炮。哎—-!人家早就进了芦苇,连影子都没看到!   老人微微一笑,逗得我们也跟着笑了起来。接着他叉说:打倒的兄弟只是伤了腿子,我们在汴河一个叫大胡湾的赵姓人家住了三天才回县城。后来,我们还去过毛市、黄歇。   那年冬天,我和一个湖南兄弟瞅准机会,换了身老百姓的厚棉衣,潜入江洲上的柴林,一直向南奔跑。江边柴林一望无涯,人进其中好似泥牛入海,无影无踪。深入其中,方向全失,幸有太阳指引,我们才穿越过来,临近江边。   当逃兵抓到是要吃‘花生米’的,就是到了江边,我们也不能冒失前行,捱到天要黑了,我们才走出柴林,弄一口饭吃,打听过江船只。   可能我俩一下子改不了习惯,走过来就被人发现是当兵的。邻桌一个挑‘八根系’的‘货郎’凑过来,说‘要过江啦?跟我走。   ‘货郎’挑起担子,我俩跟在后边。一边走,他一边问寻我俩有没有通行证,并把我们安排在一个渔棚里。半夜时分他又来,给了我俩通行证,并送我们上船过江。   我们当时就猜:肯定是遇上好人‘共产党’了。不一会儿又想,难道他原来是国民党白军的人?政治觉悟告诉我银川看癫痫病正规的医院要警惕性——隔离、远离。但老人的经历、故事很多,我却希望挖掘到更精彩更真实的情节,试探着问堂兄原亮,这位老人是谁?他说:是他的岳丈老子。      二 、 想象不到的故事   一个头戴圆顶盖帽的军官,带着妻子和六、七岁的孩子,从江苏南京乘轮船逆水而上、在汉口靠岸,一家人正随着客流向坡上走。军官级别不高,大官肯定有随丛。但能带家室随军,也肯定是个官儿。离船的客流逐渐疏散,军官一家刚刚进入一条街口。突然,头顶一阵飞机声响轰鸣,接着就是一阵炮弹轰炸,只见满天硝烟弥漫。受过训练的军官大喊要众人躲避、卧倒,却被一颗炮弹落在身边,顿时血肉模糊,妻子也一同横飞。   炮弹轰炸过后,可说是尸横遍野,火烧连营。硝烟中,一个惊魂未定的孩子,一个人生地疏而举目无亲的孩子,正在啕嚎大哭。慈善的人们问不清来龙去脉,只能层层转交到当时的慈善机构——汉口孤儿院。   当时的孤儿院也并非富裕可供,只能是保障贫苦无辜的孩子们不被饿死、冻死,真心希望富商财团支持,特别希望有能力的社会人士领养。   为了对孤儿负责,社会和孤儿院对于社会领养都有系列要求:   1、必须有足够的财力;   2、无男丁户;   3、慈爱;   4、根据自身情况,对孤儿院给予支助。   但凡领养人家也会适合条件,富裕尚可。特别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虽说是封建思想的传统观念,但这却是传承几千年香火的不二法宝。于是,军官的孤儿被一位河南人家领养出去。   想不到日寇的铁蹄很快就踏进了中原。这河南人家为了躲避战乱,夫妻俩带一个姐姐和孤儿,挑着担子跟随逃难人群向南奔跑。这一天逃难人群风风火火来到一个铁道口,被一辆突然而至的长长火车拦截成了两半。前面的人群己经走得老远,孤儿一家四口被拦住了去路,但火车左等右等总不离开。心急如焚的逃难者为了追赶同伴,纷纷钻过火车。于是,河南父母一家人也匍下身子往下钻。想不到,真的想不到,火车突然起动了,爬过铁路的孤儿回头望时,“父母”和姐姐都趴在铁轨上不动了。“爸爸、妈妈!爸……爸……,妈……妈……”。   “起来!起来!我们抱抱!”一群人喊着这个狼毫大哭的孩子。   虽受惊悸、苦难、孤独,可孩子总是忘不了军官父母。他性格倔犟,从来没有叫过“河南”父母一声“爸爸和妈妈。”不过,善良的(河南)夫妻从没有过一丝的怨言,而心里想的是来日方长,想的是用温暖来化解孩子孤独的心。   现在呼叫已是绝望,再大声、再悲凉、再哀嚎,也都与(河南)爸爸妈妈已经阴阳两隔。他们,也再无法听到“儿子”的呼唤。   孤儿,又成了孤儿,仰天长嚎,泪水成河,谁之罪孽?谁来抱我?谁来抱我?谁……来……抱抱我?!   铁道口只是一乡村野外,没有城市拥有的慈善机构,而且兵荒马乱战火纷飞,民不聊生。不到十岁的孩子沿门乞讨,餐风露宿、无依无靠、流落乡间,老见老流泪,少见少伤心,就连菩萨见到,也都会心寒。当然!也有行善积德的地方人积极为孤苦伶仃的孩子寻找适合的去处。   通过乡亲们口口相传,相互联系、介绍,终于找到一户人家愿意收养。但收养后,只是给些饭吃,家务却不少。每天天刚亮,他得起床放牛、砍柴、喂猪、扫地,一样也不落下,完全是当奴隶使唤。   人在屋檐下,岂敢不低头?为了生存,孤儿只能尽量照办。不仅那差事与年龄绝不相符,还少不了打骂,他却忍气吞声地默默承受着。   通过“试养”主人觉得孩子老实可靠,欲收为子嗣,要求“喊爹叫娘”。没想到可怜的孩子还是那样倔犟、刚烈,从心底认为事可做、人可累,就是“不改口”。也正是因为他这刚烈的性格,才遭来了主人的毒打。主人认为“孩子喂不家”,也才另眼相待,对他变本加利。让他少吃、多做,甚至常那些残羹剩饭。这样饥一餐饱一餐,不到一年,可怜的孩子己是脸色苍白、两眼昏沉,面黄饥瘦、骨瘦如柴。在这繁重的事务及苦难生活里,孤儿充满了哀怨和仇恨,却无处申诉。于是趁一次外出放牛,逃出了主人魔掌,漫无目的地逃向远方。   天苍苍、路茫茫,孤儿生存在何方?一心只求远离去,何惧前途是刀山!   打狗棒、破衣裳,沿门乞讨无暑寒,天是被子倦廊檐,摇摇幌幌向长江。   他只知道自己是从长江边来的,是乘船从江里来的。所以,他总是希望能从长江边上找到些许可以得到的希望。   武汉治疗癫痫病哪种医院好 一个夏天就这样,就苦撑过去了。秋天,习习的凉风吹得浑身发紧,破衣烂裳是恩人。虽在沿途得到不少善人施舍,还是被冻饿贫病在路边的一座破庙里。一位路过的善良生意人发现他时,己是奄奄一息。上天有好生之德,生意人把他带到旅馆,给衣送食,并请医熬药,终于救回生命。孤儿虽然年少,感恩之情却存在心间,动容之至。于是把思念家乡之心,回归家乡之情托盘倾诉。但问详情,却一问三不知,猜也猜不来。   生意人虽是慈善,施财施药救命,短暂救济尚可,但也不可能长时间为其奔波。再者,孤儿无名无姓无地址,再慈善又怎么帮得了呀?!何况战事连连,世态混乱。   无可奈何,无可奈何啊!   “如果你同意,我带你去一户人家。先过生活,慢慢长大,长大后再去寻亲。但有条件就是,给人立嗣。”这位生意人无奈地对他说。   除了感恩之心,孤儿也毫无他法,只得听从恩人的安排。   原来,生意人早有心思。在走南闯北穿行里,早就有人委托“谋求子嗣”在身,如有合适人选,必有报酬。这既赚钱又积德,一举两得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他又至长江、乘轮船、逆水而上,再步行十多天,在一青山环绕地方落脚。这个地名就是现在的湖南省平江县伍市镇青冲村七组。   青冲李姓人家,家境不大、也还算富裕。虽然世界动乱,却在大山深处,少有枪林弹雨。人勤劳,山林密、楠竹多,加上一行篾匠好手艺,吃得千家饭,落得心踏实。最大的困惑就是少壮青年成婚多年没有一男半女,烦恼心愁。人世间似车总有那么一点不如意,李家的心事也只能和至亲至友倾诉和委托。   一个锅要补,一个要补锅,真是天作之合。生意人带来了意中人,李家立即请宗亲、邀亲友,举行乡土特色的立嗣典礼,父赐姓:李;命名:荣昌。收受和跪拜一礼成行。   也许是家庭的热情,温暖了少年心田;也许是孤儿吃尽了苦头、偿尽了漂泊、软化了心中的倔犟,李荣昌乖乖地听从父母教诲、勤恳顺意,得到家人以及大家的爱护。   世间总有很多奇事。李家父母年轻力壮,成婚多年没有一男半女,人到中年才想方设法谋求少男立嗣为子。有了子嗣,补充了心里缺憾,日子过得滋滋润润、舒舒服服。或者是家庭和美、舒畅,想不到得到子嗣后的两三年,自己的妻子竟然怀了六甲,而且还接二连三地生了“产”。   人性的天平无形之中出现偏颇,“兄长”大了十多岁,理所当然应该为家庭作出贡献作出努力,承担起家庭大小事务。同时,随着年龄增长,也参加农田劳作。虽然也有辛苦时间,总比流离失所,漂泊无定要好,起码得个安定和安心。乡村人家劳作为本,孩子虽有内外,但有“立嗣”字据,李家父母至始至终担当父母之职,传教事理一应俱全。      三、壮丁   战争烽火席卷全国,大山深处的青冲也千丝万缕地牵连其中。战争,是人的战争,人才是主体。前面战事吃紧,后方兵源繁重。青年初成的李荣昌首当其冲。   谁都知道“壮士百战死,少有人归还。”但前方催得紧,后方必行动。李家己有“亲生骨肉”, “捡来”的李荣昌不上前线,谁上?堡丁乡丁早就造名画册规定其中。这天晚上,乡丁拍门打户抓走了李荣昌。   人是感性动物。无论怎样,李荣昌与“父母”息息相通,共同生活生产已经好几年,互生情爱理所当然,何况荣昌勤恳忠诚,“父母”更是舍弃不得。立即求人做保,拼尽财力争取保留。   当时乡堡也有政策,三丁抽一,五丁抽二。但凡输出一名壮丁,补偿银圆二十。然而老百姓武汉哪里治疗羊羔疯专业要赎回壮丁,除去“人情体面”,至少得交五十大洋。李家虽然勤劳致富,却少有积蓄,为了赎回荣昌,“父母”东挪西助,求爹爹拜奶奶,总算赎了回来。然而,李家的家庭经济却是“元气”大伤。   想不到,第二年李荣昌再次被抓壮丁。乡劣王孙并非一人“掂记”李荣昌,去年是“张姓”赚得盆满缸满,今年“胡姓”又来寻思。本来李家父母为了李荣昌就欠有旧帐,二次被抓父母只能眼泪潺潺,没有他法再次去援救赎回。   荣昌被抓两三年,“父母”就担心受吓两三年。李荣昌驻军监利,幸无大事,保全性命,逃了回来。   过了长江,经岳阳到汩罗,聪明的李荣昌没有急着回家。而是逗留在家的外围,通过口信传达面见“父母”,以防“部队”追究。半年之后,“父母”给李荣昌相了一桩亲事,另造新房,嫁娶成家。   新婚燕尔,其乐融融之际,李荣昌却第三次被抓壮丁。可怕的天不要命、却要人命,他只得再次妻离家散被押上火车,丢到了沈阳。三大战役,国民党一败涂地,新兵李荣昌成为了人民解放军的俘虏。   俘虏营里,解放军政策英明。是回老家还是参加解放军,留去自由。李荣昌掂记着家乡的妻子,想念“父母”家人,但湖南还是敌占区,说不定回家又要抓壮丁,决定留下当一名人民解放军,打过长江去、解放家乡,解放全中国。   解放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跨过了长江,摧毁了蒋家王朝,消灭了国民党。李荣昌的部队根据上级安排,正在沈阳严格休整。   抗美援朝战争暴发,李荣昌所在的部队又跨过鸭绿江,保家卫国。   李荣昌所在部队属后勤供给,没能冲突在前,没有与美帝国主义正面交锋,长期奔波在运输线上,直至“三·八”线划定。 共 890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8)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