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青青陌上你可安好

来源:河北文学网 日期:2019-4-16 分类:随笔散文

【导读】青青陌上,蝴蝶飞旋,槐花正艳,那晨风中的抹抹清韵,弹着山谷兰花的欢颜,叮咚的泉水把流年里的泪涤干,轻纱的薄雾把枫林晕染,那一叶扁舟,划过绿水,漾起清澜。

岁月渐行渐远,我们在流年里走散,时光的独白里,我们彼此驻足在那遥远的海岸线。青青陌上,初夏的风吹着你的夹克衫,泱泱水旁,我仍撑着那把油纸伞,只是,那雕花的窗棂,油墨更加地暗淡,那山门上的对联,在风中瑟瑟地述说它的风烛残年……——题记

轻轻地,我来了!红尘深处,踩着一地的落花瓣,满山烟霞,疏竹潇潇里,轻叩你的门扉,走进你的心坎,我想看看,那情之流动的地方,我是否还在。

曾经,一身玄色的衣,融入你遥远的视线,天青色里,嵌满湛蓝的思念,洗尽铅华,一颗素心,只为在最红尘深处痴痴地等待,守候月白的月光里,你那一片绿色在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

你是我文字里的伴,一路陪我走过风雨多年,我无法对你停止想念,敲击着键盘,你的影子伴着浓情就会在文字中上下回旋,春夏秋冬,季季花落,年年雪飞,你来时的笑容总是充满那个温馨、浓情的世界。

习惯你的牵绊,习惯你的散漫,习惯你的语言,习惯你突然说“有事、再见!”,习惯自己似笑非笑,面色绯红,轻颦含嗔,吔你一眼,说“不爱!”。

如今,流年匆匆,时光里,和你走散,风,吹着我长长的卷发,雨,是否湿了你庄严的衣衫,撂下一路的念,绿色的琉璃,注定是今生的牵绊,那青青陌上,夕阳下、晨曦初露时,满世界的流光溢彩,你是不是也像人们说的那样,拧眉,对着远方想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喜欢山里,那不染俗世的一丝尘埃的素颜,喜欢看那素白的野花,在绿叶间怡然地开放,喜欢在雨天,站在山间的石阶上,闭目、伸臂,惬意地享受那份清凉,喜欢用一颗未泯的童心,在晴天里,去勾勒那一片蓝天,想着传说中的山精山魅,想着,是否我也会遇到那个调皮而美丽的小狐仙。

当银盘似的月亮从东山升起,温柔的月光,一泻千里,在流动的花香里,月亮显得更加的清远而妩媚,于是就喜欢这么静静地坐在月光里,把自己融入这月色里,或是踩着自己修长的影子,把莲般的心事,氤氲在这个羽纱的夜色里。

看着散步的人们一拨一拨从我身边经过,散漫的心思,想起江南那些有你的日子。湖水在黄昏里轻荡,柳条在晚风中摆弄着它的腰肢,暮色慢慢地合围,把城市的霓虹包裹在暧昧的粉色里。

那时刻,仍然是那样两手插兜,轻轻慢慢地走在晚风里,绿色的灯柱,把四周的景色染成绿色的琉璃大庆市治羊癫疯哪家医院治得好 ,那顷刻对色彩熟悉,让眼睛有些湿润。

原来,这个世界,你的颜色无处不在,正如你的身影充满我的世界,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起融入那份水色自然,明白南北的子午线,距离到底有多远!

青青陌上,流光溢彩,那素白的花儿,一下蒙住了我的双眼,我惊叹于它的倾城洁白,在那一片绿里,不张扬,不内敛,只由着自己的个性,在风中,在阳光里,精致地开……

我来了,仍是那么地轻轻慢慢,走在阳光里,数着梯梯石阶,撒下一路的念,任风吹起长长的卷发,飘起白色的衣衫。那竖立在高山巅的影子,是我在眺望远方云霞蔼蔼的地平线,看着太阳升起、落下酒泉猪婆疯医院都在哪 ,轻叩着你的心扉,你在远方是否感应到陪你走过流年的清浅女子随着太阳升起、落下在地平线?

青青陌上,蝴蝶飞旋,槐花正艳,那晨风中的抹抹清韵,弹着山谷兰花的欢颜,叮咚的泉水把流年里的泪涤干,轻纱的薄雾把枫林晕染,那一叶扁舟,划过绿水,漾起清澜。

就在这个某天的清晨,我醒来,睁开迷蒙的双眸,你就站在我面前,原来我们并不曾失散,只是你去了远方又回来,你看见我远方的身影镌刻在地平线,在月色溶溶的夜晚,你敞开你的心扉,看着我从梦里来。

那雕花的窗棂又着浓彩,那寂寞的山门又换了对联,青青陌上,初夏的风吹着你的夹克衫,泱泱水旁,我仍撑着那把油纸伞&hel绥化市羊癫疯治疗的好医院 lip;…

【责任编辑: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