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意外

来源:河北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美文欣赏
【荷塘】意外(小说) 一场场意外,改变了一个女人的一生……
  
   (一)
   几次打开那书的折痕,都又再次的把它重新折上。“我感觉自己的记忆力开始下降了?为什么记不住想要记住的东西?”望着窗外,云楚对阿文说。
   “怎么会?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不知道,就是感觉很难静下来,一切都理不出头绪。”
   “云楚,其实我知道,你很困惑,但是,你该知道,有的时候确实身不由己,你能理解我吗?”阿文动情地把云楚拥入怀里。
   “恩,我没有怪你,男人该以事业为重,男人还要有责任心,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这样的喜欢你!”云楚的目光依旧望着窗外,那凄楚的雨滴仍然很执着地敲打在宽大的玻璃上,迅速融成一条条雨线,平行地垂直落下,没有交叉的痕迹。
   “别想那么多了,我还有工作没有做完,我先走了,听话,早点睡觉,记住不许再喝咖啡了!”阿文用手轻轻地把云楚的头转了过来,云楚紧紧地偎依在阿文的怀里,紧紧地,她怕阿文在自己的视线里消失。郑州治疗癫痫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 />   房间里很静,谁也不想打破这份宁静。
   “阿文,你走吧,别熬的太晚了。”云楚抬头看着阿文那带有倦意天津治男性癫痫的医院的脸,心疼地说。
   “云楚,乖,好好睡一觉,别胡思乱想了好吗?我爱你!”阿文用嘴吻去云楚脸上的泪痕,那泪的味道,涩涩的,苦苦的,正如那espresso的味道。阿文紧紧拥着云楚:“小傻瓜,你的小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啊?不许再哭!你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吗?要快乐,我要你快乐!”
   “恩,我是感觉到幸福啊,那是幸福的泪水啊!”云楚笑着说,尽管那眼眶里依旧噙满泪水。转身去衣柜里取出阿文的外衣,催促阿文早点回去。
   “早点睡觉,不许看书,不许喝咖啡,听到没有?不听话小心我惩罚你啊!”阿文一边穿衣服一边不住地叮嘱云楚:“记住,明天一定到医院去检查下,你最近的脸色很不好!”
   “看你罗嗦的,快走吧,我要睡觉了!”云楚把阿文推到门口,轻轻地吻了下阿文,迅速地把阿文推出门去,然后把门关上。
   云楚靠到门上,泪已经流了下来,门外阿文停顿了数秒,想要对云楚说什么,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来,楼道里很静,夜已经深了。
   云楚缓缓地倚门坐下,楼下传来阿文起动车的声音。云楚迅速地奔到窗前,拉开窗子,望着阿文车子渐渐地远离,云楚已经分辨不出自己脸上是泪水还是雨滴。
   秋天的雨总是让人感觉到凄冷,云楚没有把窗子关上,蜷缩在床上,房间里到处充满着阿文的气息,云楚努力地想让那困扰着自己情绪的味道迅速地消散,而那种思念的味道却越来越逼近自己。她把床前的灯调到最亮,希望那灯光可以让自己感觉到温暖。
   握着手机,反复地修改着上面的字“雨大,路上小心!”发送后迅速关机。
   躲在被窝里,听着窗外的雨声,眼睛盯着那扇开着的窗子,很冷,却就是不愿起来去关上它,今年的秋天感觉雨很多,一场秋雨一场凉,那冰冷的雨滴却总能让云楚把它和小提琴的旋律融合到一起,凄楚,自然,飘渺,空灵……
   滴答的雨声无法使云楚睡去,她把杯子的水加满,插上电源,静静地打开那本已经折过多次的书页。“别总给自己压力好吗?看些轻松点的书籍,别再去看那些专业的书籍了!”云楚想起了阿文对自己说的话,而阿文又怎么知道,自己只所以不去看一些现代文学类的书是不想把自己的情绪带到那让自己欲罢不能的沼泽里。
   屋子里开始弥漫着咖啡的香气,浅粉色的杯子上飘着一缕缕白色的雾气,那诱人的气息迅速充斥着整个房间,云楚喜欢喝espresso,喜欢它的味道,而今天的速融咖啡竟也让自己感觉一种特别的味道,轻吮一口,那淡然的清香在唇齿间停留,回味。
  
   (二)
   小店的生意不是很好,但也能维持生计,云楚每天躲在这个不足20平米的小店里,只有这个时候自己才可以呼吸的顺畅些,才可以不用看婆婆那一脸的严肃与冷嘲热讽的话语。云楚与王林结婚快五年了,而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和自己一起结婚的朋友大多已经当上了爸爸妈妈,云楚开始总是和自己的朋友说,现在条件不是很好,等两年再要孩子,每当这个时候云楚心里就会不是滋味。
   王林是县中学的一名老师,朝九晚五的生活让他本就没有脾气的性格更加的不温不火,对于要孩子的事情似乎也不是很热心,而随着结婚的年头一年年的增长,婆婆的脸色却开始一天比一天难看起来,时不时的话里话外都会夹带些难听的话语。云楚在这个时候只有忍气吞声的份,谁让自己不争气啊!
   云楚开始偷偷地去医院检查,而医院里的各项化验单除了说寒大点,也没有什么毛病。云楚问医生:“寒大,是否影响到怀孕?”医生告诉她,有可能!于是,云楚每天都多了一项事做,熬药。那难闻的药汤一碗一碗地喝,一年过去了,自己依旧没有动静,于是,开始琢磨会不会是王林的毛病?
   躺在床上,云楚想今天该怎样对王林说出自己的想法。卫生间里的流水声一直继续着,站了一天的云楚开始困了。哎,睡觉!等有时间再说吧。
   早上起来,云楚忙碌地为王林与公公婆婆准备早餐。在周围街坊的眼里,云楚是个贤惠的媳妇,因为与领导闹意见而辞去工作后,自己开了间小小的书吧,生意虽然不是很红火,但也还可以,云楚是个很随和、很有人缘的女人。
   收拾完碗筷,云楚拿包准备出门,婆婆却叫住了她:“小云啊,是不是你真的不能生孩子啊?你可不能让我们王家断后啊,王林可是三代单传!”云楚木纳地站在门厅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站在这里听婆婆的数落,脑子里乱乱的糨糊一片。走在大街上,云楚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样走出的家门。
   小店的推拉门最近可能是因为下雨的缘故,推了几次也推不上去,云楚身子一软靠在那冰冷的铝合金门上,缓慢地坐下去,泪水已经忍不住流了下来。该怨谁,当初那么多人追求自己,而自己偏偏喜欢王林的憨厚与正直,总在想嫁给王林自己可以一辈子不受欺负,王林可以一辈子对自己好!
   直到邻居面馆的伙计来上班,云楚才在他的帮助下把那带满水锈的推拉门推了上去。书吧上午生意很淡,基本上不会有人来。云楚坐在吧台旁,没有象以往那样去清点书籍或打扫卫生,而是在算计时间,计算这个时候王林是在上第几节课。云楚很少在王林上班的时候给他打电话,摸出手机,胃里那草末子的味道又一次反上来。
   “王林,中午有时间吗?到店里来一趟吧,我有事情找你!”云楚此刻已经开始泣不成声了。“怎么了?云楚,是不是感冒了?中午我过去,现在我要去上课了。”电话那端的盲音传来,云楚趴在吧台上大声地哭了起来。
   中午小店里已经有了三三两两的客人,王林来的时候,云楚正在忙着给一对情侣沏咖啡。咖啡是速容的那种,云楚喜欢咖啡的味道,但是对速容的咖啡谈不上喜欢,那淡淡的香气闻闻还可以,可真的放在嘴里,却感觉甜味过重,而失去了咖啡原有的味道!
   “我给你倒杯茶吧?”云楚看着王林说。
   “不用了,云楚,歇会吧,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王林似乎很急,也许是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吧。
  
   (三)
   “我想和你说,是不是有时间我们一起去检查下,看看你有没有问题。”云楚把声音放的很小,生怕客人听见。
   “你说什么呢?”王林的声调开始放大!
   “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检查都很正常的,没有孩子怎么了长春有治疗癫痫好医院吗?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好好的日子,你怎么非要找出点事情啊?”
   “王林,你听我说,我想我们都检查了,如果都没有什么问题,也就放心了,愿意有就有,没有我们再过两年可以领养个孩子啊!”云楚没有办法把婆婆说自己的话对王林去说。
   王林很孝顺,如果云楚说婆婆说的话让自己受不了了,王林一定会对云楚说,你嫁的是我,妈妈他们有他们的想法,我们没有必要去在意什么,因为云楚太了解王林了。
   王林站起来,“云楚,我下午还有课,先回学校了。”说完头也没回地走出门去。
   下午小店的客人渐渐地多了起来,云楚忙着给客人介绍店里来的新书,只有在这个时候云楚才觉得那是属于自己的一份快乐。闲暇时自己也会拿一本自己喜欢的书静静地看起来,会短暂地忘掉所有的不快。
   暮色慢慢地吞噬着那最后一缕霞光,小店恢复了平静。云楚今天不想回家,不想再去做那贤惠的儿媳。于是,静静地坐在宽敞的玻璃窗前,看马路上匆匆行走的人群,那急切的脚步掩饰不住对家的那份痴恋,五颜六色的霓红把整趟街装饰得色彩斑斓。
   回家,那家里等待的将是什么?婆婆会就此不再数落自己是只不会生蛋的鸡吗?推门进屋,王林在吃饭,公公和婆婆可能都已经吃完,出去遛弯了。云楚没有说话,直奔卧室,她累了,很累!她在街上走了一个多小时!
   当王林走进卧室的时候,云楚已经躺下了,云楚能感觉到王林心里有事情,或许是婆婆和他说过什么?因为累,不想去问王林,王林那翻来覆去的动作,让云楚知道王林想要和自己说什么而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云楚闭着眼睛,王林最终没有开口。
   每天重复着相同的事情,云楚尽量地避开了与公公婆婆见面,于是起得很早,把早饭做好,自己却不会吃,就去店里,虽然店里早上不会有客人,一条街的商户只有云楚每天开门最早。云楚不再喝那难以下咽的中药了,感觉胃一直不舒服。
   妈妈的突然到来,给云楚带来的心情很复杂,即高兴,又恐惧。高兴的是妈妈原来一直反对自己嫁给王林,而如今妈妈能到家里来,就说明妈妈已经妥协了,何况云楚太想妈妈了;而恐惧也随着妈妈的到来而剧增,云楚怕婆婆会和妈妈说起自己没有孩子的事情而刺激妈妈,因为她一直和妈妈说,是自己感觉年轻先赚点钱以后再要孩子,虽然妈妈一直说要孩子与赚钱可以同时去做,但是云楚还是说服妈妈,你女儿很要强哦,一定要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后再要孩子!
   电话是婆婆打到云楚的手机上的,那语气感觉很平和,云楚早早地关门,急匆匆地赶回家里。云楚到家的时候,王林已经在家了,而且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婆婆少有的笑脸让云楚心存感激。云楚在妈妈的背后搂住妈妈的脖子,妈妈用手拍拍云楚的头,多大了,还撒娇!云楚想哭,她知道这个时候哭就会是一场爆炸的导火索“想妈妈了!”于是她迅速地去了卫生间,装做去洗手,对着镜子把那已经流出的眼泪,轻轻地抹去,补了些日霜,便匆匆地走进了厨房,和王林一起忙了起来。
  
   (四)
   吃过晚饭,王林不让云楚帮忙收拾,而是让云楚陪妈妈说话,云楚看到了婆婆脸上的瞬间不悦,站起来想帮王林,却被王林推出了厨房。于是,云楚和妈妈回到了她与王林的卧室,让妈妈躺会,然后云楚也靠着妈妈躺下,问妈妈、爸爸和家里的情况。
   妈妈很怜惜地捏了下云楚的脸说:“怎么最近这么瘦啊?是不是很累啊?”
   “没有,在减肥,现在太胖了不好看啊!”云楚又一阵的酸楚,自己又怎么能和妈妈说自己如今的处境,当初是自己当着妈妈的面说下:无论是吃苦还是遭罪,自己都会跟着王林。
   早上起来,云楚依旧起得很早,准备早餐,云楚想等妈妈吃过早餐,带妈妈去自己的小店看看。最重要的是,云楚怕婆婆和妈妈说些难听的话,妈妈是个老师,自尊心又那么的强,一定会受不了的。
   婆婆也起的很早,吃早饭的时候对云楚说:“小云,你妈妈来趟也不是很容易,今天我想带你妈妈出去玩玩,你说呢?”云楚看了看婆婆,又看了看妈妈。“云楚,你去忙你的吧,我不用你管,我和你婆婆四处逛逛就可以了,晚上早点回来,妈给你做你最爱吃的蒜香排骨吃,看你最近瘦的。”
   拿起包来,走出家门,云楚开始忐忑不安,云楚怕婆婆一定会和妈妈说什么的,不然不会把妈妈留下的。云楚开始恨自己,从上学到毕业最后到嫁人,感觉没有让妈妈省心过。算了,是疖子总有出头的一天,随她去吧。
   因为外面下着小雨,所以小店里的客人很少,还没有到五点,小店里已经没有客人了,云楚匆匆地收拾了下,锁上门迅速地往家里赶。
   家里的沙发上,公公在看电视。妈妈不在大厅,她迅速地跑回到自己的卧室。妈妈在床上躺着,云楚已经可以猜出发生了什么事情。妈妈没有睡觉,却没有开口说话。云楚静静地坐在妈妈身边,什么也没有说,直到王林进屋,云楚的妈妈坐了起来:“王林,你过来,妈妈有话对你说。”王林也是一天在忐忑不安中度过的,他爱云楚,而对自己的父母自己又不能驳斥。
   “王林,你妈妈和我说了,云楚有毛病,不能怀孕,你是怎么想的?”云楚低着头,如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听着妈妈与王林的对话。
   “妈,我们检查过了,没有问题的。就是有,那又怎样?我爱云楚,我们可以不要孩子。”王林用双手揽住云楚的双肩,动情地说。
   “妈,您就别再为我操心了,我和王林没问题的。”云楚开始劝慰着妈妈。
   “云楚,当初你和王林搞对象的时候,妈妈是不同意,觉得人的一辈子不容易,找对象是一个女孩子最重要的事情,而你对我发誓说你非王林不嫁,但是妈妈也曾伤心过,等后来看王林对你的样子,妈妈为你们高兴,一辈子简简单单的也没有什么不好。”

共 26635 字 6 页 首页1234...6哈尔滨最好的癫痫病医院ss="next">尾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