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冬之恋曲”征文】过年记忆

来源:河北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美文欣赏
破坏: 阅读:1452发表时间:2017-01-23 23:26:12
摘要:过去年代,并不富有,但人与人之间自然流露着纯扑的厚爱,不带一点色彩,不图一点回报地惺惺相惜,把相亲相爱演绎成一段段耐人寻味的亲情史,发出无尽璀璨的人文光芒,彼此温暖着,信任着,让人难舍难忘。

【荷塘“冬之恋曲”征文】过年记忆湖北哪家医院治疗老年癫痫病好p://www.vsread.com/iconograph1/2017-01-23/1e4fbad02e4117825c4d78e6ab7292f6.jpg" alt="【荷塘“冬之恋曲”征文】过年记忆(散文)" class="chatu" />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春的声音在耳边悄悄地回荡着,匆匆的脚步在时光的路上,又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印痕。回眸,身后那甜蜜而幸福的一幕幕,时常在脑际萦绕……
   那是在六十年代初,6、7岁的我已经很有记性了。记忆中一到过年,热爱生活的母亲总喜欢把一个不算富裕的家操持得和和美美、喜气洋洋的。首先家里最突出的标志就是要挂中堂、贴对联了。过年的前夕,无论有多么的紧张,母亲都要挤出几个钱到镇上去买副中堂画、对联,在家里挂起来、贴起来,渲染着过年的喜庆气氛。
   母亲是旧社会过来的人,她翻身不忘共产党,始终带着一份感恩之情,是那么的真挚和迫切。母亲说在镇上挑来选去,就看中了这一幅,打开一看上下联是:“翻身不忘共产党,吃水不忘挖井人”,横批是:“毛主席万岁”,中堂是毛主席的大幅画像。挂这幅中堂时可为难了文盲的父亲、识字不多的母亲,他们不知哪是上联哪是下联。听得父母商量了半天,就请了村里一个有文化的叔叔来帮忙,叔叔一看就说:“翻身不忘共产党为上联,吃水不忘挖井人为下联。”母亲说:“好,就这样!”在叔叔的帮助下,一幅崭新的中堂画就挂在了堂屋的神龛上方。看着这幅中堂画,母亲一下就露出了如花开的笑脸,口口声声地说:“多亏共产党,没有共产党,哪有我们的翻身之日啊!”
   挂好了中堂,贴好了对联,陈旧的老屋瞬时就喜庆了起来。新年新气象,新年新思想,焕然一新是母亲一贯的生活追求。
   记得那时母亲常对我们说的一句话就是:“听话放乖些,过年买新衣服穿,还买新鞋子。”每当听到这话,我们就喜不列颠、蹦蹦跳跳的。后来无论离过年有多远的日子,心里就天天盼着快点过年。
   到了大年初一清晨,母亲就把平常精心准备的新鞋子、新衣服拿出来给我们姊妹几个穿上,还将一条叠得整整齐齐、洗得干干净净的手帕用扣针扣好在我们每人胸前左上方,然后还给我们发一毛二毛崭新的压碎钱,说是:“岁岁平安,年年有余。”最后反复嘱咐:“爱干净,不爱干净,就不是好伢子!”村里的伯伯叔叔见了干干净净的我们就夸赞说:“这哪像农村的伢!”
   正因为有了母亲这样精心的呵护,我们姊妹几个非常幸福地一路成长,从没像有的人家的孩子,没年没节地拖着一身又破又脏的衣服,把年稀里糊涂地混过去,母亲这点是毫不含糊的。
   六十年代初,还是我们姊妹三个的时候,我6岁,大妹三岁,大弟才几个月。那时,担任妇女队长的母亲白天带领妇女社员们积极响应毛泽东“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号召,无论劳动任务有多么的繁重,都毫不示弱地处处冲锋在前,不管是风里雨里,还是北风呼啸雪花飘舞的日子都是如此。母亲从不因为家里有一丁点事请上一天半载的假。照顾家庭,操持家务,只能在夜晚。夜深人静的时候,乘着我们都睡觉了,就拖着疲惫的身子开始拿起针线为一家老小计划着,老大做什么样的鞋子,老二做什么样的棉靴,老三的衣服缝缝补补该接旧了。除此之外,母亲还要计划为祖父、曾祖父、父亲做什么鞋子或者靴子,所有这些都要在一个冬季的夜晚油灯下千针万线准备好。记忆最深的是,母亲用的顶针壳被大针锥烂几个洞,有时,一不小心就锥进无名指的肉里,痛得母亲把手直摆直摆摆几下,又接着继续做。一个冬季,母亲几乎很少睡上一晚上的安稳觉。当她刚睡着的时候,还要起来好几次为大弟大妹把尿。还没睡一会,天就亮了,就马上起床,赶做一家人的早饭,一切急急忙忙安排妥当后,就赶忙到生产队去出工。母亲出工是从来不迟到不早退的,她就是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坚持、坚持、再坚持,母亲常常说:“哪有累死人的,只有病死人的。”这成了她为集体为家人拼死拼活的格言。
   母亲一生为人热心快肠、待人热情大方,从不冷落客人。过年为了招待好客人,在大年三十晚上就把各种各样的菜准备好了,而且还要在大灶堂里用粗糠麸皮烧闷火煨汤,煨好的汤香纯可口,那是用来做独碗的。
   家乡有一个千年的传统,大过年的,客人来了,先吃一个独碗,然后再在一起喝酒吃饭,畅叙一年来生活的甜酸苦辣,这是一种最盛情的款待。
   过年首先招待的客人就是姑姑一家人了,年轻的姑姑最喜欢回娘家了。每年过年,姑姑就带着表姐表哥、表弟表妹来我们家拜年。母亲就把头天准备好的半成品菜全部上了蒸笼,然后就安排上独碗款待她们。独碗是头天晚上煨好的汤,或者是一武汉癫痫病的新治疗方法碗鸡汤、三个鸡蛋,或者腊肉下豆丝、三个鸡蛋,或者藕汤、三个鸡蛋。吃完了,就小玩一会,然后再喝中酒。
   这时,我们几个鬼们乘着大人过年的兴致,在一起疯成一团,也顾不得过年穿的新衣服、新鞋子了,我们几个差不多大小,玩起来就没心没肺的,大人还巴不得家里热热闹闹的,笑着说:“过年嘛,热闹的就是孩子,没有孩子有啥意思?”
   过年,我们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外婆家。每到过年,外婆家里做好了一切准备,准备着我们的“驾到”,外婆家离我们家大约十来里路,她家在东湖岸,我们家在严西湖岸,两岸遥遥相望。每到那一天,外婆就跑到老远来迎接我们,亲了大的亲小的,那种发自肺腑的心疼劲儿,简直让我的心都融化了。舅舅、姨更不用说,把我们当成心肝宝贝,一切吃的早都准备好了,还要为我们准备好玩的。那时,没什么好的玩具,小姨二姨专门为我们做好了毽子,还有风筝。为了做毽子,小姨二姨特地选最好看的鸡毛,摸上去光滑透亮、色泽鲜艳的鸡毛,零件就从帐勾上卸几枚,踢起来非常起跳。跳累了,我们就跑到稻场去放风筝,听小姨说:“为了你们能玩好,你们的大舅特地到竹林砍来竹子,削成薄薄的篾片,一根一根地绑起支架,然后用纸糊成蝴蝶模型,接上两条长长的尾巴,用线挂了起来,那是你们的大舅三十晚边守岁边做成的。”
   这一天,小姨二姨就全程陪着我们一起玩,舅舅舅妈就和父亲母亲一起围坐在炕上家长里短的,舅舅关心最多的是叫母亲多多注意休息,不要太劳累。听着此话,看着母亲有时会笑眯眯的,有时会喜极而涕。母亲只有在她娘家人面前才毫无顾忌地倾吐心声,在婆家,母亲就是个坚强的汉子。
   在外婆那里,我还要去一个重要地方,那就是太外婆家。太外婆与外婆家只隔一条塘埂,太外婆家里条件殷实,上下两重的青砖大瓦房,中间还有天井。太外婆就坐在上房,身着清朝模样的长棉袍,三寸金莲,看着我们去了,就缓缓起身儿啊乖的叫个不停,还要一个个亲个够,然后就到房间抱出一个青花瓷器坛子,拿出几块饼干吃药治疗癫痫病行吗或者我们当地有名的烘糕给我们吃。看着太外婆心疼我们的样子,那简直无法形容,因为我们是她的第四代重外孙,在她的眼里,我们比心肝还要心肝呢。
   那个晚青海哪里医院看癫痫病上,我们一家就在外婆家睡觉,躲在被窝里的我们暖和极了,听外婆说那是为了我们去特地洗干净晒了又晒的被窝。
   白天疯累了玩累了的我们自然夜晚要做着飘起来的美梦,记忆中,我随着云朵飘得老远老远,然后就猛地着落,这一下吓得我惊叫起来,自己没啥感觉,反而把外婆一家人全给惊动起来了,外婆赶紧抱着我哄道:“天灵灵,地灵灵,可别吓着我的外孙女。”折腾了半夜,大人们才安心睡去。第二天母亲笑眯眯地说:“莫是丫头在长高哦!”看着母亲一脸的欣慰,那么的和蔼可亲,半点都没埋怨我的意思。
   娘家人的热情,一直浸染着母亲,带着那份诚挚的品质,对婆家人始终奉献着无私的爱,其实,那时母亲还只二十六七岁,那么年轻的母亲,在那个艰苦的岁月里,坚守清贫,不忘初衷,对人情真意切,直到终身。
   过去年代并不富有,但人与人之间自然流露着内心纯扑的爱,不带一点的色彩,不图一点的回报,惺惺相惜着,把相亲相爱演绎成一段段耐人寻味的情史佳话,散发出无尽的璀璨的人文光芒,彼此温暖着、信任着,让我时刻铭记、难舍难忘!
   在往后的日子里,每当想起母亲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无不为之动容,让我深深地怀想。
   年年过年,今又过年,每逢佳节倍思亲。长辈们在岁月的长河中一个个渐行渐远了,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中万般的感慨,如果他们能赶上现在的好时光,该多好啊!

共 311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