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心灵】空手道

来源:河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浪漫青春
孩子癫痫发作总是乱打人怎么办    李尔卓单枪匹马来到G市,决定要在这里大显身手闯一片天下。   G市这几年成为西部大开发的热点地区,中央决定把这里打造成国家重要能源基地,最重要的原因是这里遍地都埋藏着乌金,只要把表皮的几米土层剥离掉,金钱就会源源不断地流进来。李尔卓何许人也?曾经是外地某国营煤矿的一个副矿长,他既非科班出身,又不肯吃苦,最大的本事在嘴上,忽悠起人来是一套一套的,但在企业转制过程中新老板没欣赏他的忽悠之术,于是顺理成章被优化组合出局,成了一个山野闲人。当然这些年他也没闲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靠着忽悠之术也能混碗饭吃,但眼瞅着过去的同僚们在经济大潮中一个个都发达了,自己还这样混,不免心里酸溜溜的,总是觉得英雄无用武之地。某一日突发奇想,踱到北山脚下一个卦摊下,扔下十元钱,求那个捋着山羊胡须身披灰色长袍的大师给指点迷津。那人睁开朦胧睡眼,端详了片刻之后对李尔卓说:“先生印堂发亮,不日即将发达。”李尔卓听后心中一喜,马上追问道:“大师可否指条明路?”那人把双目一合,左手向西北方一指,故作玄奥地说:“天机岂能泄露,朝这个方向去就是了。”言毕再也不肯开口了。李尔卓回到家中对着西北方向琢磨了一天一宿,终于痛下决心到G市去闯天下。   李尔卓的决定还是有一番道理的,一方面G城正好在算卦先生所指的方位上,另一方面G城这两年正处于开发的上升期,最重要的是G市还有他一个老战友,此人虽不是什么高官但据说黑白两道都混得开,这宝贵的资源此时正好可用。   G市的一个看起来不是很大但内里装饰很有档次的酒店的一个包间里,李尔卓被安排在主宾的位置上,他的战友做东,买单的却是市政府。他战友现今的身份G市招商局局长,不但身份变了,名字也改了,是一个很有地方特色的名字——达布希勒图,翻译过来就是跃进。很多人嫌这名字太长难叫,干脆叫达布,他倒也不计较。他原本是汉族,可是到了民族地区,用他的话说,这叫入乡随俗,所以也起了一个很现代化的蒙族名。达布确实有本事,为了欢迎老战友,居然请来了数位名流,政府机关的有秘书长,发改局局长、矿山局局长,金融界的一位副行长,企业的有两位矿业老总,还有一位美女,G市下属的一个旗的招商局长袁艳杰。   这顿饭开始还是很斯文的,毕竟大家都还有些身份,况且除了达布,李尔卓和大家都是第一次见面,必要的礼数和谦诚还是该有的。但是酒永远是情感的催化剂,三杯过后,大家的话匣子都打开了,什么身份、客套和拘谨都抛到九霄云外,李尔卓的酒量渐入佳境忽悠本事也渐渐开始施展了。他先是依照职务高低一一敬酒,并把自己的名片一一发给大家,他现在的身份是内蒙古天意投资公司副总经理。其实这都是他提前做好的“扣”。天意这个公司是存在的,但却没李尔卓什么事,只不过这个公司老总是他旧日同事,所以每当他去求助的时候人家都看在旧日情份上多少帮衬一把。这次为了这个副总的名片,李尔卓是绞尽了脑汁,“三顾茅庐”,力拼三寸不烂之舌才说服了那位旧日同事。这些细节除了天意公司老总和他,世上没有第二个人知晓。本来就是一假名片,花十块钱随处一个电脑公司就可以做好,但李尔卓有更长久的打算,既然造假就尽可能逼真一些,万一出了漏洞天意还可以为其挡驾。不过人家天意也有言在先,如果出了经济纠纷或涉及法律,天意概不负责。通过老战友的引荐,经过酒精的刺激和李尔卓的忽悠,大家立刻对他刮目相看。当然,因在座各位身份地位不同,所以各自都有各自不同的打算。招商局长达布毕竟是李尔卓的老战友,当然友情第一,其次今年市里给处级以上领导都分配了招商引资的任务,自己的那一亩三分田还没来得及耕耘呢,也许老战友到来是一个契机。那俩位局长当然也有招商的任务,但这毕竟是招商局长的战友兼客人,他们自然不好意思抢这块肥肉。但有秘书长在座,热情一定得上去,秘书长权力虽不大,但上可是通天啊。那位副行长更是欣喜,要是天意进入G市,那流动资金可不是小数目啊,这样的路一定提前铺好。那两位企业老总虽然明白李尔卓将来可能成为自己的对手,但毕竟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跑了这么多年江湖,这点道理能不懂?何况人家是招商局长的战友,更不可怠慢。这里面就那位女局长的身份特殊,论级别她最低,论性别她独特,但她有她的打算。她一直秉承父母亲的教诲:要出人头地。所以从上学读书一直到工作都在努力拼。但现今虽然也算个领导了,可是在G市像她这样科级的陕西有没有癫痫治好的人局长到处都是,在单位是局长,离开单位那一亩三分地啥都不好使。所以她还要打拼,至少得混个处级甚至厅级。当然她没有什么亲戚做政治靠山,但她也有天然资本,是那种谁看了都想多看几眼的美貌,再加上聪明的头脑和不错的嘴皮子功夫,她不信实现不了父母的愿望和自己的理想。于是她在等待寻找,寻找合适的人,等待恰好的机会。今天她本没看好招商局长的宴请,但看到秘书长那可是双眸一亮,酒窝立马绽放,而当拿到李尔卓的名片时,她更升腾起无限憧憬。“或许借着秘书长我可以接近到市里领导,通过李尔卓没准还会认识自治区的大领导。”于是酒宴从开始时的主次分明、宾客礼让转为喧宾夺主、“七国争雄”时段。大家先是争抢着给“李总”(官场惯例不带“副”字)敬酒,接着敬秘书长、然后敬东道主,最后敬那位美女。这期间,“李总”一直于滋润兴奋之余保持着三分清醒,他知道今天不能喝多。散席前,他趁去洗手间的时候告诉战友单独约上秘书长去喝茶醒酒。   其实G市的人都喝惯了湖北产的砖茶加牛奶熬制出来的奶茶,真正有闲情逸致地去品评什么大红袍啊铁观音西湖龙井的人真还不多。那些泡在茶吧里的人不是谈情说爱就是谈生意说事。请客的人很大方有面子,被请的人也很受尊重,但至于茶的成色味道和里面所蕴含的文化没几个人说得清,不论多贵,每个人都只是尝上俩口而已,很多人都嫌那劳什子不过隐,红白啤轮番上阵轰炸,把一个清雅之地弄得个乌烟瘴气才能罢休。今天李尔卓把秘书长请到了一个叫做“赛流霞”的一个茶楼,当然陪客的自然还有他的那位战友,而且地点也是达布推荐的,否则李尔卓第一次来G市,哪知道有这样一个茶楼呢。   一进那装饰别致的大厅,对面墙上一幅醒目的行楷便映入眼帘,虽然不算潦草,但李尔卓胸中那点墨水自然认不全,秘书长则不然,人家毕竟是正儿八经的的中文系高材生,这点水平还是有的,见李尔卓对着愣神,便趁着酒兴读了出来:“《与赵莒茶宴》,【唐】钱起。竹下忘言对紫茶,全胜羽客醉流霞。尘心洗尽兴难尽,一树蝉声片影斜。”然后告诉李尔卓说,这茶楼的名字就来源于这首诗,流霞是唐朝有名的一种好酒,诗里说心心相印的好朋友一同品尝紫茶,那份尽兴那份惬意赛过喝流霞酒。机灵的李尔卓马上说道那今天我们三位好友就一道来品茶。“对,对,对”,秘书长把二人左右一搂,“我们三人就是竹林好友。”   进了房间刚一落座,北京治疗癫痫病值班经理就跟了进来,面带微笑地对着秘书长和李尔卓的战友说:“欢迎领导光临,三位点点什么?”尔卓和达布纷纷打出“请”的手势给秘书长,而秘书长却十分潇洒地回答说随便。于是达布便代大家啤酒茶水点心的点了一堆。经理一一记下后又问道:“陪酒的小姐每位二百,三位领导各点一位吧,我们这儿有新来的大学生小姐,既漂亮又斯文大方。”堆坐在沙发里的秘书长双手马上做推拒状说:“不要!不要!我们哥儿三要清净。”“那好,三位请开心尽兴。”然后上身前倾,缓步退出,临出门时嘱咐道:“芳芳,好好侍候三位。”要说李尔卓也是场面上混出来的人,可今天那可真叫开了眼界,在他所在的城市,只有宾馆才有小姐,那也是用保健按摩身份遮遮掩掩的,这里都深入到茶楼酒肆并且和点菜要酒一样公开推销了,可见G市可真是开放搞活到位了。正在他惊叹遐想之际,那位被叫做芳芳的服务生款款地走进房间,站定之后向三位深深一躬,然后露出灿烂的微笑大方地说道:“欢迎三位先生的光临,我是六号芳芳,将为三位服务。”话音刚落,人已跪在茶几前,杯盘碗盏地摆弄起来。昏黄朦胧的灯光下,李尔卓努力睁大双眼望去,面前是一个刚蜕去稚气,面相甜甜的小姑娘,若是换一个地方,人们一定会把她当成中学生。芳芳一阵忙活,很快为三位沏好了茶、斟满了酒,然后双手很优雅地向外一展说:“三位请慢用。”尔卓这时方有些清醒,自己是主角,不应该当看客,否则就冷场慢待秘书长了。机会难得啊。可是这茶吧里又是茶又是酒的该端哪一个呢?机灵的达布早就看出这点,马上出来解围:“来,秘书长,尔卓想和秘书长加深印象,所以把领导又请到这,您看咱们再整点啤的?”未待回应,尔卓马上反应过来:“对对对,今天能和秘书长认识万分高兴,酒逢知己千杯少,我这里敬领导一杯,希望秘书长今后多多关照。”说完便端起啤酒杯一饮而尽。秘书长自然是海量,况且人家比尔卓和达布都还年轻,这点就自然不在话下,所以也是如法炮制,喝完还亮亮杯底。那边芳芳小姑娘马上要给空杯子斟酒,却被尔卓拦住了,“我们三位要清净,这里就不需要你了。”“可是先生这是我的工作啊。”达布马上出来附和,“你去吧,和老板说这是客人的要求,服务费我们是照付的。”“那好吧。”服务生装作无奈的样子退了出去。“李总这次到我们G市有什么印象啊?”服务生退出后秘书长握着茶杯慢条斯理地向李尔卓发问。”不错不错,城市干净整齐,经济发展速度很快。”“既然这样,李总不考虑来这里发展吗?”“奥,想到是想,但不知道有没有合适的项目。”“项目肯定有,这几年这里大开发,打造国家绿色能源基地,地下遍地都是煤,只要实力雄厚,还怕没项目?”这时达布也插了进来,“那还得麻烦秘书长和老战友帮忙,看看有什么好项目给推荐一下。”李尔卓又把皮球推给了二人。达布知道有秘书长在,自己是不能造次的,于是把目光投过去,敛心凝神,等待秘书长发话,静默了片刻,秘书长把剔牙的手从嘴边移开,慢条斯理地说:“有个老煤矿,养着两千多工人,老体制的原因一直经营不善,效益不是很好,市里有意转制盘活,不知李总是否有意收购?”李尔卓听到这,心中一喜,觉得是个机会。他知道企业转制,这中间一买一卖伸缩性很大,有很多奥秘,私企购买国家的,大有赚头。但李尔卓知道还不能马上表露出太积极,否则在谈判上就会失去主动,于是对秘书长说道:“要向老总汇报一下再定。”   接下来利用了两个月时间,李尔卓动用各种关系,使尽浑身解数,还聘请了一个评估公司,对那座煤矿里里外外进行了彻底的调查和评估。两个月后李尔卓又在G市公开亮相了,与上一次不同的是这回他不是单枪匹马,和他一道莅临的还有天意投资公司的老总。   G市一个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一个身着灰色长袍,手捻念珠的中年人在李尔卓的陪同下正在接见G市某副市长和那位秘书长,他们的谈话除了客气的寒暄几乎没什么实际内容,但副市长和秘书长还是被那位衣着另类,气度不凡的老总镇住了。要说这两位也是见过世面的,上至中央领导,下至企业老总他们可谓阅人无数,可是这样的企业老总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本来想谈一些实质性问题的,可是话题总被那位老总牵着走,临分手时那位老总说:“李副总是我们公司进驻G市的总代表,我们公司在这里的业务我全权委托给他了,他说的话就可以代表我,具体细节你们找他谈就好了。”说完就端起茶杯做出请的姿势。见此情景副市长觉得也不好再说什么,便起身要告辞,顺便告诉李尔卓两人说,晚上设宴招待他们,但被婉拒了。李尔卓给解释说,我们老总喜好清静,从不参加酒席宴请,领导见谅吧。倒是出门时天意老总表现出极大热情,乘着电梯一直把客人送出门,当握手告别时看到门口等待的车辆时,老总马上吩咐李尔卓:“领导有制度管着,不便买高档车,李总你负责给二位领导各买一辆好车,不是送礼啊,是借用。”李尔卓马上应道:“好的好的,一定照办。”其实此前李尔卓已经用两块块鸡血石做了铺垫,送这两辆车也是事前说好的,目的就是为了夯实基础。而那位身穿长袍的老总根本就是个托,他的真实身份就是以前给李尔卓算过卦的那位先生。李尔卓用了五千块钱就把他打造成了天意公司的老总。   接下来的事情都很顺利,天意公司的老总以陆仟万元的价格收购了那座老矿。但进入签订协议时G市又提出附加条款,老矿那两千多职工天意必须合理安排,待遇不得比以前低。李尔卓在这件事上大兴讨价之术,说老矿已经几乎弹尽粮绝,没多少前景,买到手不赔钱就已经不错,再养活两千职工断不可能。至此谈判陷入僵局。可是过了几天双方便达成协议,除了双方上述条件外,李尔卓又从政府手里无偿拿到一平方公里的新矿开采权。这其中的奥秘比较一致的猜测是天意给领导实施贿赂打通了关节,但也有消息灵通人士说某副市长对美色的贪婪胜过钱财,于是李尔卓通过达布找到那个貌美虚荣的女招商局长,利用她急于攀高枝的心理将她作为宵夜点心送给了那位副市长,于是天意如愿以偿。当然这都是坊间传闻可信度难说。有一点倒是可以证实,那年的政府换届中,那位美貌的女局长出人意料的成了副旗长。 共 690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上一篇:【桃源】学步_1
下一篇:【心灵】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