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笔尖】错过的风景

来源:河北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浪漫青春
破坏: 阅读:1870发表时间:2014-11-30 11:50:42

年初,我把80多首诗散漫地整理在一起,寄给了远在福州的一位出版社的朋友,他要免费给我印两本样书。书在苹果花开的时候就寄了回来,我把一本送给了王俊荣局长,希望他能拨冗指导,并做一序。时间簌簌而过,苹果花开花谢,果实也簌簌地长大,眼看就要成熟。朋友催我诗集到底出不出版,我本很矛盾,刚好以无序为理由往后推脱。朋友豪爽利落,就找到中国作家协会,已有多部著作的作家陈跃军写序一篇。我不认识陈先生,要说认识,我读过他的几篇文章而已,而他对我的认识仅仅因为这本还在胎中是我诗集。诗集的名字是《这莫不是一次错的相遇》,与我去年出版的散文集《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遥想呼应,异曲同工,都以爱为主题。陈先生看完后不到三天就完成一序《不会错过的爱》,在文章里他说,爱情的滋味有千种,但是爱情只有一种,那就是融入与共鸣,是肉体的融入与灵魂的共鸣。说我的诗歌是爱的教科书。说爱是我们全人类的宗教,并且大胆的呼喊:只要有爱,就不会错过。
   看到这样的序言,我出版诗集的自信和勇气大增,但是我却无言以对,若数师范之青葱岁月,恰恰相反,按照陈先生的论断,我从未爱过,或者说我曾试图爱,却从未开始,一直都在错过。就是因为一直以来的错过,成就了我非常敏感、多情的诗歌情结和众多的诗歌作品。
   几乎与王俊荣先生给我的序《坦诚的歌者》写成的同时,我到蒲城师范拜访王天明老师,想让他给我书名题字。王老师本是一副学者姿态,严肃的厉害,但是竟冷不丁可爱地问了一句:你那时候和谁谈过恋爱?你追求过谁吗?
   我轻描淡写地说:没有。还没有来得及就毕业了。但是老师这一问却一石激起千层浪,内心汹涌澎湃,闪现出近7、8个人的影子。
   进入我眼中的先是一位眼睛极大极圆的女孩,她的声音好听,行为乖巧,甚是可爱。我这人就有一缺点,是好女孩总爱多看一眼,看着看着就觉得应该给她写封信示意一下,最起码让她知道,有人看她、在乎她,这只是好感,爱大概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记得很清楚,之后的几天里我就糊里糊涂地给她写了1000多字的一封信,托她的同桌转交给她。这封信一送,引起了轩然大波。大概这件事到学校不久就发生了,算是我们班男生对女生的第一波攻击。我挑了个旗,但很快就偃旗息鼓了。不论这封信的内容,就这样的做法立马引起了早对这女孩爱慕在心的刘姓同班同学的眼红,很快就发起了攻势,而我完成了导火之使命就悄然离开了。
   他们从开始交往,到最后我们毕业都算是我们班较显眼的一对,男的写一笔潇洒的毛笔字,且在学生会担任主席,女的娇滴滴,样子也很不赖。我也就平静地见识着他们的初恋、热恋,甚至各自的结婚,到如今各自的幸福。
   另一个女孩竟出奇与她同是一县,你喜欢上一个人总是莫名其妙的事情,却万万没有想到巧合之外,竟有诸多不同:她常常双唇微启,说起话来与众不同,音调也极其标准,音色也别具一格,圆稍方的脸上常常露着迷人的笑脸。天哪,我这样欣赏着她的时候,竟然就爱上她了。这种隐约的感觉我从没有尝过,就暂且这样叫了。
   你不知道,当时在宿舍,每日晚上男生们都在议论着那个女生漂亮,那个更让人赏心悦目,谁喜欢上了谁。似乎每个人都有一个目标,但是我还是不敢大声地说出。终于在和田、曹两位公子哥小酌几杯后透露了这一秘密。他们俱早已公开自己的秘密。而且追求得轰轰烈烈,尤其曹已小有成绩。他们想成人之美。也就是这件事之前我终于瞥了一口气,在三楼教室的门口,晚自习后,漆黑的夜里,大概是看不见彼此的脸的,我告诉她我喜欢她,她似乎很不高兴。她的不高兴,立即给我带来了痛苦,我害怕她此生不再理我。所以在心中就生出了巨大的忧郁。这件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他们约她出来,一起去吃夜市,并促成我的事情。结果不料她不剩酒力,得了急性肠胃炎。送她回去后,我一直不能原谅自己,躺在宿舍越想越觉得难受,整个人就觉得病怏怏的,最终与田商量从外边买些安眠药惩罚自己,大概跑了四五个药店,买得30余片,我们二人就各吃了一半,等到半夜身上发凉,再等就觉得要出大事。赶紧出了宿舍门,从澡房的门上翻了出来,径直扑到了诊所去。到了诊所才知道,这药真能要人的命。我的体温34度,田的体温35度,医生给我挂吊针,竟然发现田的血液几乎凝固。这个荒唐的事情第二天竟被学校广播站播放,一时间羞愧难当,但却悔之晚矣,还好没有酿成大祸。现在想想最可惜的竟然是这样荒唐的行为竟和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如此这段感情就彻底变成了死灰。使我在心里不停地修正、思念,竟不知从何处得来她的一张2寸黑白照片,天天对着发痴,放假在家里也一有时间就痴痴地看着,慢慢地她就变成了这张照片,而我思念的也就成了一张照片。
   再去学校心中就想着这件事死灰复燃,但是未曾想竟被张舍友捷足先登,而且他们的关系发展快速。在课堂上,他俩刚好就在我的眼前,两个人上课也亲昵的不得了,张舍友的手经常扶在她的腰间,其他人看着一片笑声,我看着却痛苦难当。但谁让我不敢大声说出爱来,也不至于给他这个机会。在痛苦中,成长才越发的快速。几个星期时间我便将这段藏在心里的情感淡成了清水,还写得长诗一首,算是纪念,也算是祭奠。
   第三个女孩姓刘,和我算是有很多相似,因为家中有事耽搁,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开课好些日子。
   应该是一个阴天的清晨,她的父亲送她到教室,是一个个头中等,脸圆、眼大,极美的一个女孩,只不过她的骨子里有种忧郁,面容中带着淡淡的忧伤,就这样的女孩一下子引起了班里的躁动。
   我当时是986的班长,她父亲把她交给我,让我多关心多照顾。这样的交代,我至现在都能感到温暖,常常觉得像是婚礼仪式上父亲亲手把女儿的手交给女婿的手的样子,但是她父亲没有让我们牵手,所以也就没有了后话。而且这种美女级别的人都往往让人觉得不敢近视,只能远观。我这样静静地观望守护,她不仅美,不仅骨子里有种文艺范,而且也够率性、洒脱。她坐在后排,几乎与我同桌,时常买好多瓜子,正自习中,前排的男女正忘情的聊天,她故意打扰一下:“哎,吃瓜子。”前边的同学就转过头来,抓一把,静静地去嗑。她并不富裕,所以这样做我很不赞赏,就问她原因,她告诉我,这只是为了堵住他们正在说话的嘴。
   她是在986静静开放的一朵花,按理说,她应该被986的同学拼命的追求。但是事实却未曾听见有谁发动攻势,只不过在985有个大胖高的伙计却恋她到了痴迷,整日在宿舍里哼着:“**啊**,亲爱的**,你用那甘甜的乳汁将我喂养大……”这伙计估计也是可怕的单相思。
   我一直很关注她,不管她怎么想,这算是凭空来的一个妹妹,我常常觉得她应该幸福,偶尔翻开相册,她曾经给我一张艺术照,黑白稍发黄的,静静地躺在相框里发笑,美得白得耀眼。如此美之精灵,不就天使一般,也就应天使一般地呵护,天使一般地快乐。
   在感情上,因为受挫,又因为安眠药事件的折腾,我几乎成为笑料,因此也成为爱情的懦夫。不会错过的爱,其实是错过之后的一种呐喊。
   我这样反思着自己的时候,她就一直在我的眼里和心里。这又是另一个女孩,她头发稍有几分卷,皮肤白皙,既瘦又高,整日一幅极其淑女的形象。在那个冬季,她常常穿一件绿色的羽绒服,我觉得很是赏心悦目,竟因此而喜欢上绿色。
   我爱看她的样子,也曾多次传纸条于她,她很少回复,我话说得也不明朗,但是我对她的好和她对我的好整个班级似乎都能感觉到,大家有事没事总爱拿我俩开玩笑。
   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感受着别人好意的撮合带来的喜悦和温暖,但是我还是没有大声说出我的感受,所以一直未曾开始,至于纸条上写的是什么,我也全然忘记了。说实话,我喜欢她那种沉默、温柔、轻盈,似乎她每走一步路,每说一句话都能让我心动。我在心里默念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她大概就是最标准的淑女了。
   她的好处就是骨子里浸透着一股宁静,我喜欢这种宁静。她就像一朵百合花一样,纯洁、娇嫩、美丽,所以到最后我都不敢爱她,不敢追求她了。我知道自己并没有任何优势,我一旦说出这种爱有可能会破坏她的美丽。
   静是最美的词语,但这样的宁静并没有多长的时间。有一段时间,她常常靠着教室的后门,在阳光里痴痴地发呆,或者戴着耳机,不停地唱着刘德华的《天意》,满脸忧郁和不快,似乎要与这个世界决裂。至最后,将要毕业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开始初恋了,而且那段感情几乎就要结束了。
   现在见她,她已变成了一个爽快的朋友,这样也好,她是那个样子的时候,我很喜欢,但总害怕她受伤,怀疑她被谁欺负了,哪里不舒服。现在好了,她戴一副时尚的墨镜,身材高挑,头发迷人,穿一身时尚的衣服,大声地说话,大声地微笑,是一个幸福的人了。
   写到这里,我必须说说他们三个了。我开始一直对她们想避而不谈,甚至在写一个人就要结束这篇文章。但是想来想去,总觉得这对于我们都不公平,尤其对于那段青春的岁月,所以我重新下定决心把她们写出来,虽然她们不是986的同学,但是她们毕竟让我觉到了青春不一样的色彩。
   我先要说的是大专班的一个同学,她与我同岁。但从年级上比我高一级。考入我们学校的时候,我已到最后一级。她是大专一年级,我是普师三年级。因为文学,我们认识了,而且成为了极好的朋友。她喜欢写散文,我特长写诗歌。她长得确实美,听说是蒲城中学的校花,追着如云。最后考到师范也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她的样子我记得不很清楚,大概美女都长成那样:曼妙的身材、漂亮的脸蛋、温柔的气质、秀气的汉字、美妙的文章。但这又不足以代表她的美丽。
   在一次集体诗朗诵会上,她是他们班的领诵,也是晚会的主持。会间隙中她让人从我们班的对我把我叫出去给我说,她读忘了一段话怎么办?她无法释怀,心里难受得要命。我说,你那么美,普通话那么标准,忘了一点又何妨?果真她班是全级第一名。事后,班上的女生知道她叫我就开口问我要她的照片,她们说,一个人能长得这么漂亮,放在相框里多么好。照片她一直没给我,她说,活人就在眼前,为什么要看照片?
   后来,她隔三差五就会来找我聊天,在我们教室门口,我摆一张桌子,我们对面而坐,在阳光下,谈着文学、艺术和有趣的生活。她美若天仙,所有的男生都要问:你们认识?到什么程度了?能给我介绍一下吗?
   我始终没有追求她,像她这样的美女,有着这样的一段距离才好。毕业前,他给我的留言册上写了一篇极美的散文和一首极忧伤的诗歌,都美到了极点,正是她的样子和风格。毕业前夜,她和我在我们教室前的花园里聊天到天亮,中途敏强也来了,聊得那么投机那么好,她给我很多追求她的机会,直至毕业后,她常常给我写信,絮絮叨叨说起追求她的一群男生,让我出主意。我哪有主意?爱是心灵的事情,我哪敢妄断?就这样似乎一个阳光不太灿烂的中午我到蒲城去看她。她父母管教她极严,至我见她,她还未曾恋爱。几封信过后,有可能因为我常常不会信的缘故,她再也没给我来过信,而现在彻底没有了音信。我现在偶尔会想起她,觉得人生有这样一位朋友确实令人骄傲,幻想那天相遇或者那天看到她浓情的文章、美妙的石家庄哪个医院治癫痫病最好书籍。
   其次这位,姓很好,名字也起得很有意思,连到一块像是暗示着什么。我是农村孩子,所以常常在心里想好女孩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她让我接受了女孩的另一种样子和装扮,进武汉治疗癫痫哪个好?而也为我接受男孩气质一样的女儿做了铺垫。说实话,她的气质确实是好。
   认识她的时候,应该是非常酷热的夏季,她眼睛又大又圆,双唇稍厚,皮肤微黑,上身穿一件黑白格子相间的短袖,下身穿一件很短的牛仔裤。我开始接收不了,女孩怎么能穿得这么暴露,短裤绑在腿上,几乎快到大腿根,显出了非常修长的双腿。先是觉得不可理喻的一个人,看了几日,又觉得是一个举止恰当、行事沉稳、说话有意思,极有气质的一个人,又进而就认为是一个好女孩,就有想做朋友的冲动。
   也就是在这样的阳光下,只不过都是在下午,我在二楼东头背课文,她就来了,慢慢就聊了起来。因为文学社和管乐队,我们本就认识。她就帮我背书,给我提问提示,有一段时间天天如此,一天不见了竟会想念,想了几天她还是不来,就慢慢地各自归位。就这样一段时间,我觉得我们已经是极好的朋友了,前几日,我的同事在学校碰到了她,知道我们相识,就准备给她我的手机号,但是未要,她告诉我的同事,她有我的手机号。她哪里有我的手机号?这是扯谎,我们14年未见,那个时候我连手机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更不用说手机号码了。她大概是不想联系我的,但是我却有些放不下了,非要要了她的手机号打过去,哪怕只是听听她的声音,送给她两本书。我拨通电话,那边传来一男人的声音,而且与其僵硬、不怀好意。我挂了电话,有些胆怯,害怕影响她的幸福。她的世界本就没有我,但是却不能没有幸福。

甘肃治癫痫的医院哪家好lip">共 630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癫痫病人日常应注意些什么name="pn" value="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