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山水】消失的周梅

来源:河北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科幻小说
一   云曦来到天桥上,凉爽的风不断地吹着。云曦很喜欢这里的风,就像是夏天的风能给夏天带来凉爽一样,现在是十月了,可是天气突然闷热起来,就像回到了夏天。   天桥下车流不息,云曦想看清疾驶的公共汽车里靠着车窗的懒散女人。他看不清他们,偶尔会是一条胳膊或者一条腿,被夜里的霓虹灯改变了模样。   云曦快速地朝南端招了一下手,那边便走过来一位十九岁,打扮艳丽的姑娘。云曦看着她完全露出的胳膊和一件短裙下露出的高挑的长腿。姑娘看了他一会儿,就被他揽在怀里,姑娘身上浓烈的香水味儿正是这个城市的味道。   姑娘也许是感到热了,想挣脱出来,而云曦的胳膊仿佛成了紧箍,越来越紧了。云曦心里有一丝快感,姑娘的神情渐渐平静。姑娘使了劲贴在云曦身上,横着抱了云曦,这让云曦有些不好意思。云曦微笑了,姑娘的目的达成了,他放开了她。她站在一边,夜风吹着她的头发唆唆的响。   “小姐肮脏吗?”云曦问道。姑娘沉默着,似乎没有听见,她扶住了栏杆,把屁股翘起来,她冲下面吐了口唾沫。   姑娘回到“爱美丽美容店”已经是夜里的十一点。她想回屋睡觉,被老板娘喊住。老板娘过来闻她的脖子,低下脸去闻了闻脖子以下的部位。“香香,别回来这么晚,别让老姐姐我担心,像你这样的花骨朵经不起摧残的。”香香站在门内,她点点头,“没有那个”她说,“我睡觉了”,她把门关上了。老板娘对香香有深深的愧疚,他十七岁岁的儿子占有了香香的初次。如果不是在这种地方,他会让香香做她儿子的媳妇,她的儿媳。   云曦回家后洗掉了香香身上的味道。他坐下来看电视了,他感到自己的心情非常的好。他想起他出差在外的老婆了,尽管天天见面时他非常讨厌她。她明天回来,他想到她进家时的样子,也一定满脸微笑,紧紧地拥抱他。   他这一段时间总会想起他们恋爱时的事情。在他们相互倾心的时候,在班上都能露出种种相互喜欢的细节。云曦没有最先捅破这层最后阻隔爱情的窗户纸,他是个木讷的人。也许是经历过三次失败的恋爱,他怎么也灵活不起来了。羽萌便表了白,云曦激动的点了头,表示百分百的同意恋爱开始。那时候大四刚开始,他们在毕业后第二年结的婚,到现在离结婚的日子已经过去一年多了。   二   “我梦见你了。”云曦对羽萌说,其实他梦到的是李雀。房间里很安静,羽萌正在读出差买回来的一本小说。羽萌白了她一眼,“口是心非,油嘴滑舌。”云曦过去抱了抱羽萌,后来他坐回来,开始讲他的梦。   “我梦见我们刚恋爱那会儿,对了,是我们在恋爱开始前的那段时间。就是我非常的迷恋你,还没让你知道的那段时间。我梦见我们坐在特别大的阶梯教室里听课。你来了,我一直看着你坐下来。后来我就看你黑龙江哪个看羊羔疯好坐着的样子。你也一直在看我,跟我看你的目光一样,那目光充满了幸福,就是恋爱的那种感觉。后来你跟我坐在一起,故意把身子紧紧靠着我。你啊,故意把你的脸贴在我的脸上。后来我们的腿上就盖了被子,在被子里我把你脚挤疼了。你就坐在我对面看着我,你看着我的眼睛,把我看得慌乱无比。你突然问我你的下巴是不是有胡子,我真的看到了胡子。”云曦停下来。羽萌伸出腿踢在他的肚子上,云曦差一点歪倒。“你这个混蛋,不做好梦的坏蛋。”羽萌微笑着继续看书,她似乎已经看不下去了。   “后来不知怎么的,教室里调了座位,我到了西北的角落里。跟咱们的老同学李雀坐在了一起。我想去找你却怎么也找不到你。”云曦讲完了自己的梦,在梦里,他后来是和羽萌坐在一起,他把两个人调换了。   羽萌放下书,“后来呢?”,她揪住了云曦的耳朵,“快说,后来你是不是做了那件事。”云曦认真的说:“后来梦就完了,我睁开眼,看见落在窗台上的阳光。不知怎么的,我看见窗帘随风摆动后就特别想你。”   羽萌怀疑地笑了一下,又坐回去看书。云曦安静地看着羽萌。   三   “他没有再找你?那个约你站在天桥上的人。”一个月后老板娘坐在房间里问香香,香香刚刚被她喊进来,香香点点头。老板娘觉得香香太文静了,根本不适合做这一行。老板娘说:“如果有男人占了便宜还不给钱,你千万别给他下一次机会,你知道吗?”香香点点头。“谁欺负了你,你马上告诉我!”老板娘最后说。   这一段时间,云曦和羽萌的关系非常的好。失踪的周梅已经很久没有被云曦想起,周梅是他两年前见过一次面的姑娘,姑娘给他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来他再也没见过她。他差点把一个月前在天桥上拥抱的那个姑娘也忘掉了,他不知道那个姑娘的名字。有些记忆,有时候就像窗口突然出现的一片浮云,突然出现。他想起在天桥上姑娘紧紧拥抱他,这个动作非常的暧昧。云曦也能想到羽萌做过许多次如此的动作。   云曦站在窗前,看见蓝色的天空中有个艳丽的标记久久不去,后来他知道那是一个热气球。他不清楚热气球为什么不离开,它像是在看他,这样一想,云曦就变得心烦意乱了。也就是这个时候,他分不清是几年前前还是刚刚过去的时空里的一句话——“小姐肮脏吗?”这句话后来就像热气球一样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呢久久不肯离开了。他想起了周梅,他只见过一次后来人间蒸发的女孩。   云曦喜欢羽萌时,云曦就注意了“爱美丽发廊”的周梅。有一次他没头没脑的朝里面看了一眼,看见了一双凄楚的眼睛。他并没有停下脚步观望,擦肩而过后,他突然觉得霓虹闪耀的城市罩着一层悲凉。云曦看了女孩几十次后,他们站在了天桥上。周梅脸色悲伤,这让云曦觉得她似乎一直以来就是这副面孔。那时的云曦还没有拥抱过女人,他非常想拥抱周梅,但他站在伸开胳膊也够不到她的地方。他们默默地站着,像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各自想各自的事情。   当时云曦对羽萌还是暗恋,可他很想拥有羽萌的身体,这是不可能实现的愿望。他下了决心去了风月场,和周梅站在了天桥上,他想在周梅身上发泄自己的欲望。   云曦站在周梅旁边的那刻,他的心情是烦躁无比的,他同样紧张得要命。云曦做了一个抹脸的动作,它是在稳定情绪。“你们觉得小姐脏吗?你们男人。”周梅问他,他不知如何回答。他看到周梅突然无助的哭起来,像是要把压抑了许久的东西都哭出来。云曦觉得女孩美好起来,她哭说明她的心还是纯洁的,他的心情渐渐平静。他问:“你怎么?”周梅像疯子一样睁圆了眼睛,她的话像是随着泪水流出来的,“帮帮我,有人想杀我。”“那你报警啊!”,云曦立马说,他被吓坏了,听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说被追杀。“我叫周梅。”周梅沉默了。云曦看到原来女孩站的地方空荡荡的,他抬头已经看到她的背影了。   云曦听到女子说“我叫周梅”的时候,正望着前方,他认为女子会继续说话。他等待着沉默里的声音,但女孩却走了,他埋怨自己朝前方看得太久了。后来云曦又很多次经过“爱美丽”,但他再也没看到过周梅。时间流逝了四年,他一直认为周梅出了事,而那故作平静的“爱美丽”掩盖了真相。   四   这一天晚上香香有点精神恍惚。这让老板娘担心万分,她再次把香香叫到自己的房间里。香香说是自己吃坏了肚子,肚子里不舒服。老板娘便把一杯热水放在香香眼皮下的桌子上,又给她拿来几颗治病的药丸。热水冒着热气,发出滋滋的声音。   香香把热水喝进肚子后,老板娘点了点头,她把香香的手拿在手里。“我对你说的那种欠帐的男人,你千万要躲得远远的,千万别让他再有欠帐的机会。你的样子让我想到了先前在这里干活的一个姐妹,当时她比你大不了多少,突然有一天这个女孩就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她怎么了……”香香感到老板娘的手像块冰,她的手像是冻在了冰里。   最近一个二十五六的女人经常来找香香,但香香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儿的不正常,香香把女人当姐姐。   香香是在一个多月前碰见的那个女人,当时她刚跟一个把她约到天桥上的客人分手,客人的言行让她感到奇怪,客人问:“你觉得自己脏吗?”,她认为这是对她极大的侮辱。她走下天桥江西哪里治小孩癫痫最好,像离开神经病一样离开她不知道名字的男孩。她心情很不好,看见一个女人的微笑就像见了绿色的苔藓让她感到不舒服。香香不知所措的抽身离开,却被那女人抓住了手腕。女人的微笑不改,女人说:“咱们找个地方谈谈好吗?”香香很害怕,身边人流匆忙。她僵持了一会儿,勇敢地跑掉了。   女人在第二天又出现在香香的面前。香香是到超市卖东西,她拿起一袋饼干,发现女人对面通过缝隙看她。女人看到香香的目光,笑容便绽放起来。她跟在香香的身后,一直到了大街上。大街上震荡着劲爆的音乐。女人和香香保持距离走了很久,夜色里弥漫着无名的香水味儿。到了地下通道,香香放慢了脚步。她被女人摁到了墙上,女癫痫病在哪里可以治愈人又有一副不得已而为之的样子,女人在香香的脸上吻了一下。香香看到了女人战栗的脸,女人的眼泪如雨飘洒。女人捂住脸,哭泣起来。十多天后,她们已经快乐的在一起了。香香知道女人有个名字叫巴洛克的珍珠,香香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了女人,就像她被女人无缘无故地喜欢。她时常感觉巴洛克的珍珠像微风吹在身上,给她带来凉爽无比。   五   “你是不是喜欢过李雀?”羽萌问。她跟丈夫坐在房间里,他们懒散而无聊。“没有,我对她没有感觉,她对男人也没有感觉。”云曦想去逛街。“你追我之前不是喜欢过她吗?你们......”云曦说:“她不喜欢男人。”羽萌轻松起来,“那时侯她的网名是什么?”“巴洛克的珍珠。”云曦想了一会儿说。   在云曦跟羽萌谈论李雀网名的第五天,报纸上刊登了如下消息:   “前一段时间有民工在挖埋管子的地沟时,挖到了一根长三十厘米的白骨,他们又挖到了一双女士皮鞋,胸罩样的物件,慌忙报了警。经过‘白骨专案组’的调查,初步确定女子死于两年前,身份是一名坐台小姐,年龄在20岁左右。至于死因,警方正在做进一步调查,现还无法确定。”   李雀在办公室里看到了这条消息,她愣住了很久。下午李雀没来上班,此后她消失在同事和朋友们的视线里。她也在香香的世界里慢慢散开。   时间在流逝,而生活亦如往常。一天晚上香香的手机响了,她正在客人的身下。她看见是李雀的短信: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曾经杀过像你一样的女子,因为她被男人肆意的摧残,却不想迷途知返,我很爱她,我只能毁了她。警察已经在调查两年前的案件了,这是件好事,这打消了我杀你的计划,因为你也被男人肆意摧残着,因为我也爱你。香香对这条短信没有任何感觉,她想是发错了,就像男人像吃错了药才趴到她身上。   “一想到你也跟别的男人做,我就想杀了你,因为我想娶你。”疲惫的抽烟的男人说。   “不管是你们男人里还是我们女人里,总会有人天真的想占有别人。”香香说完这句话就睡着了。   2014年5月24日修改      共 410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