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旭日东升

来源:河北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科幻小说
我们都是孩子,我们花掉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拼命地玩,玩久了,累了回到家发现该读的书没有读该做的作业没有完成。我们因这漫长的少年时代肆无忌惮地挥霍光阴而不知代价;既然已成事实何不让这“无知”变得有意义——从“玩”中“学”,又水到渠成地“做”而有所“悟”和“舍”。
   ——题记
  
   【一】
   写下如此题记回想这玩、学、做、悟、舍,五字,一字更比一字深奥难懂更难拾级而上。平凡之人能做到玩、学、做已不易了。话说到此已偏离我的故事。原来的故事是我在高考之后所写的。不知是当初不满意作品还是其他原因竟把稿子毁了。所以才有最近构思的有点类似的作品。我是某某大学新闻系毕业的大学生,毕业已有七八年的时间不论成绩与否,温饱已不成问题。最近报社正筹划一期有关书画的栏目,上头很重视、下边更是毫不松懈地应付。接到通知国内一位重量级的书画家——李降贤,要办画展。消息一出,相关人士都敏感起来,报社无不喜出望外,都想从该事件入手为栏目安排就绪,随时待命。
   “王红飞,编辑找。”
   王红飞接到编辑的任务,这次李降贤的画展由他去采访。为了这次采访案头作了大量的资料,其实关于李降贤的资料少之又少,几乎在该采访之前很少有关他的报道。不过在仅有的资料里可以看出他的书画有别于其他画家,一大特色——更多的是有关禅宗的书画。这下把王红飞给难住了,一下子找不到采访的切入口,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查阅有关禅宗与书画的资料,再进行李降贤的书画采访。一个不懂得禅宗的愣头青怎样介入佛教的确是个棘手的问题,不过还好年轻人的悟性还是有的,正所谓某事在人成事在天吧!正当王红飞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一个同事给他拿来了几盒磁带(有关唱经)。顿时王红飞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让他听郑州癫痫病能治彻底吗这些磁带是没有错的。他把磁带搁在一边忙起手头的活。临近下班了,那位借他磁带的同事再三的叮嘱他,“记得要听……”下班时王红飞收拾起磁带和资料离开了报社。
   在回家的路上他把磁带放进车内的收录机,他漫无目的的听着音符灵动的节拍。音乐缓慢地流出,女子的声音空灵一尘不染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天籁之声。歌词重复地滚动播放,王红飞的心绪变得不再烦乱,手握着方向盘也有节奏地打起拍子来。不过再美的音乐除了旋律,就离不开它的内容(唱词),原来同事借他磁带是让他多了解有关佛经的。他翻开磁带细看了内容:原来是齐豫的《唱经给你听——所以变快乐》(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忏悔文、大悲咒、莲花处处开)等。王红飞挑了几段比较简短的经来听。因为他觉得佛经内容太过玄妙很难得悟。不久他开车回到住处,收拾起磁带回到房间,放入收录机,音响播放着优美的旋律,边做起晚饭来。其中一个很短的经——莲花处处开,几乎能背出内容:一念心清净∕莲花处处开∕一花一净土∕一土一如来∕但是他却未能领悟其中的玄妙。王红飞无奈只得上网查阅相关内容——原来它出自唐蜗寄题庐山东林寺三笑庭联:桥跨虎溪,三教三源流,三人三笑语;莲开僧舍,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王红飞没想到如此简洁的唱词竟有如此深的悟道,那其它唱经不是更无法得到其中的玄机,自叹弗如。从沉思中他明白过来明天他还有要务在身——采访书画家李降贤,草草整理便睡去,也许在睡梦中佛祖会点化他,在“初入佛门”时便有所得道。
   清早,王红飞身穿西服,脚蹬革履,轻装上阵,向目的地出发。会馆位于江南特色的私家园林,园外拾级而上,欢迎指导的牌子立于门外,入得园内,茂林修竹,花团锦簇,花香四溢。来会馆的三教九流络绎不绝。进入正厅,有一个红木雕花的屏风,位于屏风的正中有一落款——一休和尚,的詰语:佛界易入,魔界难进。绕过屏风从东向西的墙壁上不论横轴、立轴挂着色彩缤纷、不同主题的书画作品。在众多的观者中,一个修剪平头,慈眉善目、身着白色织锦的唐装风格上衣的中年男子显得尤为醒目。他没有侃侃而谈,评头论足,只是在众人中静静的欣赏,就像一个普通人。没有人想到他就是该会馆的参展人。王红飞也是从入会馆散发的宣传单上的照片才辨认出来的。王红飞随着人流小步地依次观看作品有的是书法、有的是水墨画、有的是水墨书画。馆内的人虽然多但很安静,更甚者地上落根针都能听得见。书画展从上午九点一直持续到中午十二点。来人不决于目可见此次画展的影响之大。王红飞没有忘掉他的任务尽管不愿打扰到李降贤先生,他只好硬着头皮向李先生说明来意。李先生是个深入检出的艺术家,不然关于他的对外资料会更多些。说明来意后,李先生和王红飞互留了双方的联系方式和住址,说白了王红飞今天白跑了一趟。这个愣头青只好空手而归。不过他多少也初识了李降贤的作品,虽然不全明白其中的内涵,但是大致的印象还是有的,王红飞开车离开会馆,从后视镜中他认真得看看那个身穿白色唐装的中年男子……
   “是李降贤先生吗,我是金申,这么晚打扰你,明天你有空吗,约个地方见面可以吗?”李降贤在电话的一头,沉思了片刻,“好的,明天在咖啡馆见面了”没有多说,李降贤边挂断电话。他不知道对方是怎么联系到他的。
   第二天清早,李降贤换了身红色棉布衬衫,开车便去约定好的地方。咖啡馆位于一个十字路口,周边是枝繁叶茂的法国梧桐。下车后,在树荫下他点了支烟,呼吸了片刻清新空气。咖啡馆很别致完全没有西式的风格,采用了古朴的东方建筑风格,白墙黑瓦、雕梁画栋很是优雅。门童见他进来,礼貌的打开门,引他到定好的位置,红木的茶几,软沙发。
   “先生要点什么,”女服务员笑迎,“这边有特色的拿铁,要不要试试?”
   “给我来杯柠檬水。”
   “好的,稍等。”
   这是一个临窗的位置,太阳光投射到他的周围,很温暖,落地窗外可见到马路上的车水马龙。咖啡馆的广播里正播放着周杰伦的“听妈妈的话”李降贤看看手表不觉已经上午九点,他等的人迟迟未到,不过他很有耐心。不一会一个女服务员向他迎来一位身着正装的年轻人,年龄和他不相上下,平头,一身清爽宜人的感觉。
   “你好我是金申,想必您就是李先生吧?”李降贤起身和他握手,两人相向而坐。
   “先生你们要点点什么?”女服务员笑问。
   “两杯咖啡谢谢。”金申温文尔雅。哈尔滨专业的癫痫医院哪里好?
   “好的。”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
   “先试试咖啡吧。”
   “好的。”
   “这是一个西方人开的咖啡馆,味道很正宗,我和咖啡馆的老板女儿是认识的。”
   ……
   “原来你是做酒店管理的,李先生笑道,那生意怎样。”
   “刚起步,只不过正要开家分店,想向你求幅画,这才来拜托你的。”
   “你抬举我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画家而已。”
   “您过谦了,一周的时间够吗?”
   “应该没问题。”
   两人就画的主题讨论了很久
   “你觉得‘旭日东升’怎样?”李先生谦虚地,“生意人总希望事业蒸蒸日上,如日中天。”
   “不错啊。”
   “那就定下来吧,不改了。”
   “你不走吗?”
   “不好意思,我和咖啡店老板的女儿郑尚雪有约,下次再请你吃饭,可以吗?”
   “好的,再见。”李先生正要起身走,一个身着紫色连衣裙的女子映入眼帘。
   “金申,好久不见。”阳光般的笑容,“你什么时候回国的,老同学了,不早约出来见见面。”她并没有注意到身旁的李先生。李降贤走后,她在金申旁边的位子上坐下。
   “没多久啊,才两个月,事业刚起步,忙得我焦头烂额。”
   “最后还是选择做酒店了啊,在中学就看出来了,你是一个闲不住的人,而且组织能力又很强,不像我们中文系,文绉绉的,酸腐得很,都快成书呆子了。”
   “你的天分那么高怎么成书呆子呢?”
   “是吗,但愿吧。”
   “你的书什么时候出啊?”
   “那只是少女时代的白日梦。”郑尚雪笑笑,“怎能当真,给报社写点文字还是绰绰有余的。”
   “对了,你约的人是谁?”
   “噢,一个画家,我拜托他给我的分店置张中堂,没什么大事。”
   “你都亲自出马了,能小到哪里去啊!”
   “那我走了,下次再约了。”
   “好吧,不耽误你的正事了,大忙人。”
   “哥你好吗”,电话从韩国打过来,“好想你和爸妈,还好吗?”
   “降珠,你那边还好吗”,李降贤回道,“爸妈都很好,倒是你一个人在国外留学,要好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什么时候回国,快要毕业了吧。”
   “快了,还有三个月。”
   “回来打算好了没有。”
   “当然了,做酒店管理,学的总要用上的啊,不多说了,我还要赶毕业论文。”嘟的一声电话挂断了。
  
   【二】
   如期交工,李降贤先生把“旭日东升”交到金申的手里。那天还是约在了咖啡馆,只不过那天郑尚雪也在。
   “李先生你是天才吗,”郑尚雪看着画惊讶的问,“不然就是抄袭的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作品。”郑尚雪开玩笑的说。
   “真的很好,很完美。”金申也直点头。
   “如果你不满意,我还可以按你的要求做些修改”,李降贤谦虚的说。
   “不用了,真的很完美,不用再修改了,我很欣赏。”
   听到金申的话,这才舒了一口气,因为并不是每个客户都尊重作品本身。
   “这是你的酬金,清收下。”李降贤再三地推辞,但是扭不过金申,只好勉强收下。
   “记得开业的时候要光临惠顾啊。”
   “好的,一定。”李降贤目送金申和郑尚雪。多完美的一对啊。他走在回家的路上想着自己的另一半何时才能出现啊。三十五的年龄也该谈婚论嫁了。只是他没想到的是,未来的另一半正是这位单纯善良的郑尚雪小姐,真是命运弄人啊!让他兜了一个大圈子再遇到她。
   “李先生,我有事脱不开身,麻烦你去接一下郑尚雪”。现在提起郑尚雪已不是陌生的事了,他们相识已经两个月。你来我往也曾进了了解
   “好的,我去接他。”来到小区,郑尚雪已经在楼下等车。她身着白色连衣裙,像一个翩翩的公主。
   “金申没来?”
   “他有事脱不开身,所以我来接你,我情愿当你的司机,好吗?”
   “那当然了,谢谢你,金申可没那么好啊。”
   “我有一个妹妹,比你小一岁,你很内向,她活脱脱一个假小子。”
   “听你说也是学酒店管理的,是吗?”
   “是的,还有两个月就回国,到时候介绍你们认识啊。”
   “哥,我回来了。”看到机场的出口处的身着粉红色上衣的妹妹向自己走来。
   “终于回家了啊。”李降贤兴奋喊起来:“总算又见到自己的妹妹了!”
   “爸妈怎么没有来啊?”降珠疑惑地问,“那我们直接回老家吧。”
   “那怎么行呢,你一路上旅途很累了。”李降贤关心地问,“还是回哥那边休息一天再回老家。”
   “那好吧,听哥的安排。”妹妹降珠只好听命。
   “佑非,明天孩子们要回家,家里安排一下,下厨露两手。”
   “那还用得着你说,早准备好了。”
   “学玺,你去给孩子挂通电话,核准时间,到时候好去接她们。”
   “好的,您放心。”
   “听说你们要去乡下,什么时候?”电话里是郑尚雪的声音,“我也想跟你们一起去,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顺便介绍我妹妹给你认识。”电话的另一头是李降贤的声音。
   “乡下的空气真的很哈尔滨去哪里治疗癫痫病效果更好呢好啊,”郑尚雪兴奋地看着窗外的景色说道。
   “下来多走走,没有坏处的,变化好大啊,好久没回来了,都快认不出它的原貌了。”
   “鸟在外飞久了,累了也要归巢歇息的啊!”李降珠沉思地说,“好想爸妈啊,回来就好。”
   李降贤很少见得到妹妹这样认真得样子,不觉有点酸涩,眼里闪着泪光,心想妹妹长大了。
   郑尚雪见气氛有点尴尬,她打破沉静,唱起歌来,“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
   不久就到家了,李学玺在村头盼着儿女的归来。
   “是尚雪吗,好湖北较好的癫痫医院在哪久没有约出来玩了,叫上降贤和他的妹妹,我们一起出去自驾游怎么样啊?”电话的一头是金申熟悉的声音。
   “是不是想见他的妹妹才约我们的吧?”郑尚雪打趣地开金申的玩笑。
   “被你说中了,我就是想追他的妹妹,你吃醋了啦!”
   “没有的事。”郑尚雪坚决地说,“我有降贤的,其他人我都看不上。”
   “你知道吗,他妹妹也是学酒店管理的,你有希望啊?”郑尚雪半开玩笑地说,“要好好把握机会哦。”
   “这么巧啊?”
   “是啊,无巧不成书嘛。”
   四个人,两对男女有说有笑的开始自驾游。见到降珠的第一面,金申就喜欢上了。连郑尚雪在旁边看得酸溜溜的,这下她真的打消了和金申发展下去的念头,反倒对一旁的降贤爱慕有加,无形中,两对恋人开始了他们的甜蜜爱恋。
   “降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你的父母们啊?”金申着急地问,“我们的地下恋拉的太久了,早点见见光才好啊。”
   “什么地下恋?”降珠不在意的说,“现在都自由恋爱了,我父母那边好说啊。”
   “可他们毕竟是老一辈的父母,思想有那么开放啊!”
   “没有,那生米煮成熟饭了,那谁还管得了!”
   “米?”金申疑惑不解地问,“在哪啊?”
   “你真二,自己猜去。”
   “这事还是你去安排吧。”
   “我安排,你到时不要有意见啊。”
   “不会的,小事情你安排,大事情我做主,就这样了。”
   “怎么会是你……”李学玺见到金瑛惊讶地立在一旁。
   “怎么会是你?”金玉诚见到李佑非也惊呆了。
   “不可以。”四位家长当着金申和降珠的面坚决反对他们的婚事。
   “为什么啊,我们是相爱的。”金申和降珠异口同声地说。
   回到家,沮丧的降珠闷闷不乐,不知道父母和金申的父母之间到底发生怎样的变故。
   最后还是降贤通过金申才知道原委:原来金申的妈妈是李佑非的前妻,降珠是金申同父异母的兄妹。
   “李降贤先生,你的资料虽然不多,但是您的人生故事却很丰富,有了您刚才的故事,想必今后世人会增进对你的了解。”王红飞满意地说,“我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谢谢你的配合。”王红飞带着一手资料回报社去了,反光镜里依然是一张历经沧桑的脸,李降贤。
   ......

共 519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