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花生米(散文)

    昨天回家,进到屋里,我看到妈妈正在剥花生。今年没看到妈妈剥花生,我一直以为我家的花生已经没有了呢。可今天却看到妈妈在剥花生,于是,我惊奇地问妈妈:“妈,咱家还有花生啊?今年没...[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笔尖】消逝的乡土(散文)

    一、看来,我是非得去趟花儿山不可了。这个念想一直以来始终在我的脑子里来回地奔窜着,搅得我身心俱疲,像是得了自虐强迫症。眼下,这种念想愈发的难以抑制,这也是时隔三十七年来最为强...[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东北好“食”光(散文)

    荤油拌饭小时候钟情一种美味,和我一样年纪的人,想必小时候也都吃过,那就是荤油拌饭。走过很多路,吃过无数美味,但那些和荤油拌饭有关的记忆总是凛冽地占据童年的舌尖,无数的幸福在唇...[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母亲的最后日子(散文)

    一母亲是九年前十一过后去世的,虽然时间过去了九年有余,但每当想起母亲的最后日子,心里依然隐隐作痛。从发现有病,到住院治疗,到最后离我们而去,母亲经受了整整一年的病痛折磨。一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没有玫瑰花的情人节(散文)

    “一朵花儿开,就有一朵花儿败/满山的鲜花只有你是我的真爱/好好地等待,等你这朵玫瑰开/满山的鲜花,只有你最可爱/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你是我的爱人,是我的牵挂……”电视里传来庞...[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短文】不识来时路

    走着,走着,走了将近二十个年头。都道是:岁月不走回头路,现在才发现竟不识来时的路了。都道是:人生路上风景好,可我却觉得这些风景也渐渐的地画不出了。都道是:时光缱绢美好难忘,可...[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浪漫夏日”征文】开放在夏日的“一把剪”(散文)

    六月的盛夏,太阳固执地将它的全部热情倾洒大地,33℃——35℃度的高温,在水泥地面肆意地发散蒸腾着,空气是凝固的,树枝是静止的,只有为生活所迫的行人带来了些许空气的流动,还有公交车...[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冰心】长眉毛的石老伯(散文)

    那日,整理书橱,在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躺着一幅书法墨迹。打开,《将进酒》映入眼帘,署名“天一尊人”。我轻轻地卷起,而我的记忆闸门就此打开。一因为工作关系,我每天都接触到很多爱...[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柳岸】峰坡岭一游_1

    一  2017年11月5日上午,我们一家、阿新一家、阿萍一家前往峰坡岭赏红叶。  峰坡岭家住何处?何时开辟了旅游景山的呢?带着这两个疑...[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山水】贾二哥和贾二嫂

    二哥姓贾,精瘦精瘦的,再有个三四年就该退休了,是我邻居。二哥瘦得出类拔萃,按他自己说的:三尺布可以做一套衣服,剩下的布料做背心裤衩,另加一副鞋垫儿。  贾二哥跟...[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