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绿野】那年那月_1

来源:河北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好书推荐
那些年我漂泊打工,闲暇时,总喜欢琢磨北宋王安石的《泊船瓜洲》: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诗句里溢满了浓厚的思乡情愫,岁月静谧,如汩汩流淌小溪,历四季穿流年,一去不复返。恰逢一年中秋,回想起竟感慨万千,原来当年在西安打工的那些日子,触动心灵的居然是关于八月十五的琐碎回忆!蓦然回首,已去三十余载!……   ——题记   玉祥门内西北角,有一条南北小巷子,叫“西北一路”。说是巷子,其实,也是一条比较繁华的小街道,人来车往,熙熙攘攘。   我被聘到里面的一家川菜馆做厨师,刚去的时候是早春时节,与盆子一般粗的行道树高大秃兀,没有叶子根本看不出是什么树种!经理是成都人,姓樊,四十出头,二十岁就到建筑队当小工,秉性豪爽机智、义气大方,经过多年磨炼和积累,终于组建起属于自己的装修公司!再后来,他盘下这个一百多平米的酒楼,初衷就是为方便朋友们聚餐和洽谈业务!   我以前在老家见到过很多品种的树,却在这儿面对高大的行道树拿捏不准,仔细观察树皮的纹路和色泽,似曾相识,它们该不会是核桃树吧?开始上班,我整天呆在厨房里忙碌,时间飞逝,转眼又到中秋时。听说门口有人在卖散装月饼,味美价廉,于是我也就出来看看。靠着树杆支着一架钢丝床,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散装月饼,摊主正在向围观者介绍,有莲蓉的,有蛋黄的,有五仁的,有豆沙的。我从来都不知道,小小的月饼竟然有那么多名堂,这一次算是长见识了!   攀谈得知这个卖月饼的是旬邑人,比我大不了几岁,没啥手艺。他说家里负担沉重,只能常年在外做点儿小本生意挣钱糊口,一年到头也就春节回老家一次。正说话间,有什么东西从树上掉下来,“嘣”的一下正好砸在月饼摊主的头上,细看已弹出好远,原来是一枚离光光核桃。我这才知道,原来西北一路所栽植的行道树都是我的家乡司空见惯的核桃树。正是核桃成熟采摘的季节,青外皮都已炸开,朝树上看满枝头都是,我奇怪怎么没人摘呢!身边一老头说,现在的城里人娇气,想摘核桃有哪个敢上树呢?   城里晚上的光线朦朦胧胧,依稀可见,并非月光,而是路灯和霓虹灯的光亮。店主樊经理回来了,他说今晚咱们热闹地庆祝一下中秋,都出门在外讨生活着实不易,就摆两桌吧!   樊经理把卖月饼的小老板也叫了过来,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他们两个每人举起一瓶啤酒,又是划拳又是打杠,论输赢喝酒。尔后,他们开始了互相祝福,很明显樊经理的事业干得比较大,当然最有发言权,他操着浓郁的川音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管怎样,“诚”不可缺;老子我初到西安时一无所有,辛辛苦苦一十八年,领着伙计们装修房子千百间,中途没回过老家一次!虽然有了这么一点点儿成绩,却把家荒芜了,想想真是心酸……   酒后吐真言,月饼小老板也开始“袒露心声”:家里种的几亩地,真的是靠天吃饭啊!怪咱当初没好好上学,也没学个啥手艺,就借了点本钱出来,跟着季节走。啥卖得快了咱就卖啥,都已经干了七八个年头了,事业依然没眉没眼,家里还是“正月十五打灯笼——照舅(旧)”,最背时的时候我还卖过报纸呢!   他们俩属于自主创业的老板级别人物,或许有共同的阅历和感受吧,话语不断,敬酒不断。我和店里的其它员工都只管吃菜,把肚子喂饱才是大事!那时我年轻,吃饱了喝足了,就到外面的核桃树下,抱住树干“蹭蹭”爬到顶端,脚狠劲地踩跺树枝,于是,炸了皮的离光光核桃就“啪啪啪”的落下来……   如今偶尔回想起年轻时候,自己绝佳的精神状态和良好的身体状况,就非常羡慕和留恋,然而那些却都已成为不可重复的人生阅历。细想,我在西北一路那段打工的岁月里,收获是如此丰厚的,从两位老板身上深刻感悟到底层劳动者背井离乡的苦衷,和在城市里摸爬滚打时艰难窘迫的生存状态!   依稀记得那年秋天,离八月十五尚有两天的时间,我家的麦子已播种完毕,因为我的假期已超过五天,所以,顾不得过中秋就急忙往西安赶。饭店里的人员配置基本上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的那份活儿当然没人干,虽然我紧赶慢赶倒底还是迟了,人家怕把生意耽搁了,就另外聘请了一位厨师接了我的班!   那些年,工作被人顶替的情况在厨师行业尤为突出,从来不签订用工合同和劳务协议,人们早已见怪不怪!再说了,我也厌烦那种按部就班的生活环境,也就借坡下驴辞了工……对面酒楼里的老板邀请我去他店里干二厨,或许因为年轻气盛的缘故吧,我一口回绝,固执的以为这么大的城市怎能找不到自己的容身之所呢?   听说文艺路有专门针对外来劳动力的就业市场,几经打问咨询,我就想去那儿想碰碰运气。非常开阔的一个大院落,靠南边有两排用彩钢瓦搭建的棚户房,下面对应的是两排长长的水泥墩。不同的是这一排背靠背坐着的都是男人,那一排背靠背坐着的都是女人,相同的是他们都充满了期待、渴望的眼神,希望赶快来一个雇主把自己叫走!有卖《华商报》的从面前走过,我也好长时间没有阅读了,就买了份正看得津津有味,忽然有人喊我,抬头一看原来是顶我班的那位师傅。他说那儿的活那么复杂,根本就没法干啊,你怎么干了那么长时间呢?我不置可否一笑了之,人类社会往往就是这么奇怪,这个人举重若轻的事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则重如泰山,是缘份,是命运,还是能力?人人都想做得完美无缺,然而世间真正碧玉无瑕的又有几人?   夜幕降临,旁边坐着的胖师傅领着我去附近的饭馆吃了一碗油泼拉面,为了节约开销,饭后我俩每人又足足的喝了一老碗面汤。我疲惫困乏不堪,他说住的地方多得是,附近到处都是小旅馆,上下通铺,一晚上只需二元钱!这么便宜,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跟着他走进一家小旅馆,还真是二元钱一宿,里面狭窄昏暗、空气混浊,架子床摆得密密匝匝,床铺上的被子抓在手里是疙里疙瘩的感觉,有几个来得早的叼着烟围在一起打扑克。我说咱们另外找地方住吧,他说条件好的地方住一晚上近百块,这个价位的旅社倒是很多,就这家的卫生条件在这一片应该算是最好的了!   别无他法,也就凑合着住下来!天刚一亮我们就起床,继而急急忙忙的去劳动力市场。运气不错,刚坐下不久,就来了一个老板请人去南郊某大学饭堂做快餐。经人介绍,我们说妥了工资和活路的范围,便达成口头协议,于是我就跟着他去上班了!   巧的是我赶上了快餐店员工们庆祝中秋的会餐,面对丰盛的饭菜、香甜的月饼,想起这两天在外面住宿、吃饭和来回奔波的情景,不由得感慨万千,嗟叹不已!人啊,只有经过相对艰难一点的生活,方才珍惜眼前拥有的一切!   恰逢中秋,触景生情,勾起我对当年打工生涯的点滴回忆。那些年,所经受过的坎坷、艰难、辛酸的生活阅历,竟被漫长岁月沉淀浸润成一首首美丽动听的人生之歌!正值中秋来临之际,在此,笔者祝福打工朋友们的心情永远是: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哈尔滨看羊羔疯去哪家武汉癫痫权威医院排行陕西癫痫专家呼和浩特哪家医院可以治癫痫病